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柳永的诗 > 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

《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

年代: 作者: 柳永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歎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欄杆處,正恁凝愁!

作品赏析

【注釋】:
[1]唐教坊大曲有《甘州》,雜曲有《甘州子》。因屬邊地樂曲,故以甘州為名。《八聲甘州》是從大曲《甘州》截取一段而成的慢詞。因全詞前後共八韻,故名八聲。又名《瀟瀟雨》、《宴瑤沁池》等。《詞譜》以柳永為正體。九十七字,平韻。
[2]瀟瀟:形容雨聲急驟。
[3]淒緊:一作“淒慘”。
[4]是處:到處,處處。紅衰翠減:紅花綠葉,凋殘零落。李商隱《贈荷花》:“翠減紅衰愁煞人”。翠:一作“綠”。
[5]苒苒:茂盛的樣子。一說,同“冉冉”,猶言“漸漸”。物華:美好的景物。
[6]渺邈:遙遠。
[7]淹留:久留。
[8]顒望:凝望。一作“長望”。
[9]天際識歸舟:語出謝朓《之宣城郡出林浦向板橋》“天際識歸舟,雲中辨江樹”。
[10]爭:怎。⑾恁:如此,這般。
[11]凝愁:凝結不解的深愁。

  這首望鄉詞通篇貫串一個“望”字, 作者的羈旅之愁, 飄泊之恨,儘從“望”中透出。
  上片是登樓凝望中所見,無論風光、景物、氣氛,都籠罩著悲涼的秋意,觸動著抒情主人公的歸思。“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三句,在深秋蕭瑟廖廓的景象中表現遊子的客中情懷,連鄙薄柳詞的蘇軾也以為“此語於詩句不減唐人高處”(宋趙令畤《侯鯖錄》引。《能改齊漫錄》作晁補之語)。
  下片是望中所思,從自已的望鄉想到意中人的望歸:她不但“歸樓顒望”,甚至還“誤幾回天際識歸舟”,望穿秋水之際,對自已的遲遲不歸已生怨恨。如此著筆,便把本來的獨望變成了雙方關山遠隔的千裡相望,見出兩地同心,俱為情苦。雖然這是想象之辭,卻反映了作者對獨守空閨的意中人的關切之情,似乎在遙遙相望中互通款曲,進行心與心的交流,從而暗示讀者:其人未歸而其心已歸,這就更見出歸思之切。
  另外,此詞多用雙聲疊韻詞,以聲為情,聲情並茂。雙聲如“清秋”、“冷落”、“渺邈”等,疊韻如“長江”、“無語”、“闌乾”等。它們間見錯出,相互配合,時而嘹亮,時而幽咽。這自然有助於增強聲調的亢墜抑揚,更好地表現心潮的起伏不平。

【集評】

《侯鯖錄》引蘇軾雲:人皆言柳耆卿詞俗,然如“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
唐人佳處,不過如此。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亦柳詞名著。一起寫雨後之江天,澄澈如洗。“漸霜
風”三句,更寫風緊日斜之境,淒寂可傷。以東坡之鄙柳詞,亦謂此三句“唐人佳處,
不過如此”。“是處”四句,複歎眼前景物凋殘,惟有江水東流,自起首至此,皆寫景。
“歎年”兩句,自問自歎,為恨極之語。“想”字貫至“收”處,皆是從對麵著想,與
少陵之“香霧雲鬟濕”作法相同。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結句言知君憶我,我亦憶君。前半首之“霜風”、
“殘照”,皆在凝眸悵望中也。
劉逸生《宋詞小劄》:《八聲甘州》是柳永名作之一,屬於遊子思鄉的一段題材,
不一定是作者本人在外地思念故鄉妻子而寫。據我看,為了伶工演唱而寫的可能性還大
些。然而,對景物的描寫,情感的抒述,不僅十分精當,而且筆力很高,實可稱名作而
無愧。
------------------------------
這首傳頌千古的名作,融寫景、抒情為一體,通過描寫羈旅行役之苦,表達了強烈的思歸情緒,語淺而情深。是柳永同類作品中藝術成就最高的一首,其中佳句“不減唐人高處”(蘇東坡語)。
開頭兩句寫雨後江天 ,澄澈如洗。一個“ 對”字,已寫出登臨縱目、望極天涯的境界。當時,天色已晚,暮雨瀟瀟,灑遍江天,千裡無垠。其中“雨”字 ,“灑”字,和“洗”字,三個上聲,循聲高誦,定覺素秋清爽,無與倫比。
自“漸霜風”句起,以一個“漸”字,領起四言三句十二字。“漸”字承上句而言,當此清秋複經雨滌,於是時光景物,遂又生一番變化。這樣詞人用一“漸字”,神態畢備。秋已更深,雨洗暮空,乃覺涼風忽至,其氣淒然而遒勁,直令衣單之遊子,有不可禁當之勢。一“緊”字,又用上聲,氣氛聲韻寫儘悲秋之氣。再下一“冷”字,上聲,層層逼緊。而“淒緊”、“冷落”,又皆雙聲疊響,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量,緊接一句“殘照當樓”,境界全出。這一句精彩處在“ 當樓 ”二字,似全宇宙悲秋之氣一起襲來。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畢休。”詞意由蒼莽悲壯,而轉入細致沉思,由仰觀而轉至俯察,又見處處皆是一片凋落之景象。“紅衰翠減”,乃用玉谿詩人之語,倍覺風流蘊藉。“苒苒”,正與“漸”字相為呼應。一“休”字寓有無窮的感慨愁恨,接下“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寫的是短暫與永恒、改變與不變之間的這種直令千古詞人思索的宇宙人生哲理。“無語”二字乃“無情”之意,此句蘊含百感交集的複雜心理。
“不忍 ”句點明背景是登高臨遠,雲“不忍”,又多一番曲折、多一番情致 。至此,詞以寫景為主,情寓景中。但下片妙處在於詞人善於推已及人,本是自己登遠眺 ,卻偏想故園之閨中人 ,應也是登樓望遠,佇盼遊子歸來。“誤幾回”三字更覺靈動。
結句篇末點題。“倚闌乾”,與“對”,與“當樓 ”,與“ 登高臨遠”,與“望”,與“歎”,與“想”,都相關聯、相輝映。詞中登高遠眺之景,皆為“ 倚閨 ”時所見;思歸之情又是從“凝愁”中生發;而“爭知我”三字化實為虛,使思歸之苦,懷人之情表達更為曲折動人。
這首詞章法結構細密,寫景抒情融為一體,以鋪敘見長。詞中思鄉懷人之意緒,展衍儘致。而白描手法,再加通俗的語言,將這複雜的意緒表達得明白如話 。這樣 ,柳永的《八聲甘州》終成為詞史上的豐碑,得以傳頌千古。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柳永简介

柳永柳永,(約987年—約1053年),字耆卿,漢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北宋詞人,婉約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代表作《雨霖鈴》。原名三變,字景莊。後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稱柳七。宋仁宗朝進士,官至屯田員外郎,故世稱柳屯田。他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以畢生精力作詞,並以“白衣卿相”自許。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柳永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