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柳永的诗 > 蝶戀花·佇倚危樓風細細

《蝶戀花·佇倚危樓風細細》

年代: 作者: 柳永
佇倚危樓風細細,[2]
望極春愁,
黯黯生天際。[3]
草色煙光殘照裡,
無言誰會憑欄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4]
對酒當歌,[5]
強樂還無味。[6]
衣帶漸寬終不悔,[7]
為伊消得人憔悴。

作品赏析

【注釋】:
[1]此詞原為唐教坊曲,調名取義簡文帝“翻階蛺蝶戀花情”句。又名《鵲踏枝》、《鳳棲梧》等。雙調,六十字,仄韻。
[2]危樓:高樓。
[3]黯黯:迷蒙不明。
[4]擬把:打算。疏狂:粗疏狂放,不合時宜。
[5]對酒當歌:語出曹操《短歌行》。當:與“對”意同。
[6]強:勉強。強樂:強顏歡笑。
[7]衣帶漸寬:指人逐漸消瘦。語本《古詩》:“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

  這是一首懷人詞。上片寫登高望遠,離愁油然而生。“佇倚危樓風細細”,“危樓”,暗示抒情主人公立足既高,遊目必遠。“佇倚”,則見出主人公憑欄之久與懷想之深。但始料未及,“佇倚”的結果卻是“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春愁”,即懷遠盼歸之離愁。不說“春愁”潛滋暗長於心田,反說它從遙遠的天際生出,一方麵是力避庸常,試圖化無形為有形,變抽象為具象,增加畫麵的視覺性與流動感;另一方麵也是因為其“春愁”是由天際景物所觸發。
  接著,“草色煙光”句便展示主人公望斷天涯時所見之景。而“無言誰會”句既是徒自憑欄、希望成空的感喟,也是不見伊人、心曲難訴的慨歎。“無言”二字,若有萬千思緒。
  下片寫主人公為消釋離愁,決意痛飲狂歌:“擬把疏狂圖一醉”。但強顏為歡,終覺“無味”。從“擬把”到“無味”,筆勢開闔動蕩,頗具波瀾。結穴“衣帶漸寬”二句以健筆寫柔情,自誓甘願為思念伊人而日漸消瘦與憔悴。“終不悔”,即“之死無靡它”之意,表現了主人公的堅毅性格與執著的態度,詞境也因此得以升華。
  賀裳《皺水軒詞筌》認為韋莊《思帝鄉》中的“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妾疑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諸句,是“作決絕語而妙”者;而此詞的末二句乃本乎韋詞,不過“氣加婉矣”。其實,馮延已《鵲踏枝》中的“日日花前常病酒,鏡裡不辭朱顏瘦”,雖然語較頹唐,亦屬其類。後來,王國維在《人間詞語》中談到“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被他借用來形容“第二境”的便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這大概正是柳永的這兩句詞概括了一種鍥而不舍的堅毅性格和執著態度。

【集評】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上片寫境,下片抒情。“佇倚”三句,寫遠望愁生。
“草色”兩句,實寫所見冷落景象與傷高念遠之意。換頭深婉。“擬把”句,與“衣帶”
兩句,更柔厚。與“不辭鏡裡朱顏瘦”語,同合風人之旨。
王國維《人間詞話》: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以“衣帶
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為第二境。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長守尾生抱柱之信,拚減沈郎腰帶之圍,真情至語。

----------------------------------
這首詞采用“ 曲徑通幽 ”的表現方式,抒情寫景,感情真摯。巧妙地把飄泊異鄉的落魄感受,同懷戀意中人的纏綿情思融為一體。
“佇倚危樓風細細”。說登樓引起了“春愁”。全詞隻此一句敘事,便把主人公的外在形象象一幅剪紙那樣突現出來了。“風細細”,帶寫一筆景物,為這幅剪影添加了一點背景 ,使畫麵立刻活躍起來了。
“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極目天涯,一種黯然魂銷的“春愁”油然而生。“春愁”,又點明了時令。對這“愁”的具體內容,詞人隻說“ 生天際”,可見是天際的什麼景物觸動了他的愁懷。從下一句“草色煙光”來看,是春草。芳草萋萋,剗儘還生,很容易使人聯想到愁恨的聯綿無儘。柳永借用春草,表示自己已經倦遊思歸,也表示自己懷念親愛的人。那天際的春草 ,所牽動的詞人的“ 春愁”究竟是哪一種呢?詞人卻到此為止,不再多說了。
“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憑闌意”寫主人公的孤單淒涼之感。前一句用景物描寫點明時間,可以知道,他久久地站立在樓頭眺望,時已黃昏還不忍離去 。“草色煙光”寫春天景色極為生動逼真。春草,鋪地如茵,登高下望,在夕陽的餘輝下,閃爍著一層迷蒙的如煙似霧的光色。一種極為萋美的景色,再加上“殘照”二字,便又多了一層感傷的色彩,為下一句抒情定下基調。“無言誰會憑闌意”,因為冇有人理解他登高遠望的心情 ,所以他默默無言。有“ 春愁 ”又無可訴說,這雖然不是“春愁”本身的內容,卻加重了“春愁”的愁苦滋味。作者並冇有說出他的“春愁”是什麼,卻又掉轉筆墨,埋怨起彆人不理解他的心情來了。
作者把筆宕開,寫他如何苦中求樂。“愁”,自然是痛苦的,那還是把它忘卻,自尋開心吧!“擬把疏狂圖一醉 ”,寫他的打算 。他已經深深體會到了“春愁”的深沉,單靠自身的力量是難以排遣的,所以他要借酒澆愁 。詞人說得很清楚 ,目的是“圖一醉 ”。為了追求這“ 一醉”,他“疏狂”,不拘形跡,隻要醉了就行。不僅要痛飲,還要“對酒當歌”,借放聲高歌來抒發他的愁懷。但結果卻是“強樂還無味 ”,他並冇有抑製住“ 春愁”。故作歡樂而“無味”,更說明“春愁”的纏綿執著。至此,作者才透露這種“春愁”是一種堅貞不渝的感情。他的滿懷愁緒之所以揮之下去,正是因為他不僅不想擺脫這“ 春愁 ”的糾纏,甚至心甘情願為“春愁”所折磨,即使漸漸形容憔悴、瘦骨伶仃,也決不後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才一語破的:詞人的所謂“春愁”,不外是“相思”二字。
這首詞妙在緊拓“春愁”即“相思”,卻又遲遲不肯說破 ,隻是從字裡行間向讀者透露出一些消息,眼看要寫到了 ,卻又煞住 ,掉轉筆墨,如此影影綽綽,撲朔迷離,千回百折,直到最後一句,才使真象大白。詞在相思感情達到高潮的時候,戛然而止,激情回蕩,感染力更強了。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柳永简介

柳永柳永,(約987年—約1053年),字耆卿,漢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北宋詞人,婉約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代表作《雨霖鈴》。原名三變,字景莊。後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稱柳七。宋仁宗朝進士,官至屯田員外郎,故世稱柳屯田。他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以畢生精力作詞,並以“白衣卿相”自許。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柳永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