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陸遊的诗 > 遊山西村

《遊山西村》

年代: 作者: 陸遊

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簫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
從今若許閒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

分类标签:山水詩

作品赏析

[語譯]

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

農家雖無好酒,但遇上豐年也要留足雞、肉等款待客人。這一句寫出豐收的年景和農民熱情好客的淳厚性格。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這是動中即景,寫出曲折多變的景色。「山重水複」見地形複雜,顯出所經山水之無窮變化。一個「疑」字點明這變化的景色是作者的主觀感受所致。「又一村」則寫出自己的欣喜之情。這兩句寫出了路疑無而實有,景似絕而複出的境界,蘊含著生活的哲理。



簫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

描繪鄉村社日前夕的熱鬧情景。社日未到,但農民們已經吹簫擊鼓,結隊往來,衣著都很簡樸。“古風存”,用農民服飾的簡樸盛讚他們性格的淳厚質樸。



從今若許閑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

這一句寫主觀心境,如果今後有時間乘月色出遊,我會隨時拄著手杖來敲你們的門的。作者的戀戀不捨之情溢於言表。詩人陶醉在山野風光和農村的人情美裏,對這次郊遊發出了由衷的感歎。

 

[寫作背景]

此詩寫於孝宗乾道三年(1167),在此之前,陸遊曾任隆興府通判,因為極力贊助張浚北伐,被投降派劾以“交結台諫,鼓唱是非,力說張浚用兵”的罪名,罷歸故裡。詩人心中當然憤憤不平。對照詐偽的官場,於家鄉純樸的生活自然會產生無限的欣慰之情。此外,詩人雖貌似閒適,卻未能忘情國事。秉國者目光短淺,無深謀長策,然而詩人並未喪失信心,深信總有一天否極泰來。這種心境和所遊之境恰相吻合,於是兩相交涉,產生了傳誦千古的「山重」「柳暗」一聯。

 

[簡析]

這是一首紀遊抒情詩。



首聯渲染出豐收之年農村一片寧靜、歡悅的氣象。臘酒,指上年臘月釀製的米酒。豚,是小豬。足雞豚,意謂雞豚足。這兩句是說農家酒味雖薄,而待客情意卻十分深厚。一個「足」字,表達了農家款客盡其所有的盛情。「莫笑」二字,道出了詩人對農村淳樸民風的讚賞。



次聯寫山間水畔的景色,寫景中寓含哲理,千百年來廣泛被人引用。「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讀了如此流暢絢麗、開朗明快的詩句,仿佛可以看到詩人在青翠可掬的山巒間漫步,清碧的山泉在曲折溪流中汩汩穿行,草木愈見濃茂,蜿蜒的山徑也愈益依稀難認。正在迷惘之際,突然看見前麵花明柳暗,幾間農家茅舍,隱現於花木扶疏之間,詩人頓覺豁然開朗。其喜形於色的興奮之狀,可以想見。



此聯展示了一幅春光明媚的山水圖;下一聯則由自然入人事,描摹了南宋初年的農村風俗畫卷。讀者不難體味出詩人所要表達的熱愛傳統文化的深情。「社」為土地神。春社,在立春後第五個戊日。這一天農家祭社祈年,熱熱鬧鬧,吹吹打打,充滿著豐收的期待。這個節日來源很古,《周禮》裏就有記載。而陸遊在這裏更以「衣冠簡樸古風存」,讚美著這個古老的鄉土風俗,顯示出他對吾土吾民之愛。



前三聯寫了外界情景,並和自己的情感相融。然而詩人似乎意猶未足,故而筆鋒一轉:「從今若許閑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無時,隨時。詩人已「遊」了一整天,此時明月高懸,整個大地籠罩在一片淡淡的清光中,給春社過後的村莊也染上了一層靜謐的色彩,別有一番情趣。於是這兩句從胸中自然流出:但願而今而後,能不時拄杖乘月,輕叩柴扉,與老農親切絮語,此情此景,不亦樂乎!
http://www.nthykyldss.edu.hk/subject/chin/beishi/shangxi/040402.htm
---------------------------------
陸遊是南宋偉大的愛國詩人,一生勤奮創作,詩歌數量驚人。據他自己說:“六十年間萬首詩。”流傳至今的《劍南詩稿》仍保存了九千三百多首,在兩宋詩人中翹居首位。這些獨具風采的詩篇,其主要內容正如錢鐘書先生在《宋詩選注》中所說:“一方麵是悲憤激昂,要為國家報仇雪恥,恢複喪失的疆土,解放淪陷的人民;一方麵是閒適細膩,咀嚼出日常生活的深永的滋味,熨貼出當前景物的曲折的情狀。”這首《遊山西村》所描繪的內容屬於後者。



這首彆開生麵的詩篇,作於宋孝宗乾道三年(1167)初春。當時陸遊正罷官閒居在家。一年前,陸遊因在隆興二年(1164)積極支持抗金將帥張浚北伐,符離戰敗後,同樣遭到朝廷中主和投降派的排擠打擊,以“力說張浚用兵”的罪名,從隆興府(今江西南昌市)通判任上罷官歸裡。陸遊回到家鄉的心情是相當複雜的,苦悶和激憤的感情交織在一起,然而他並不心灰意冷。“慷慨心猶壯”(《聞雨》)的愛國情緒,使他在農村生活中感受到希望和光明,並將這種感受傾瀉到自己的詩歌創作裡。



這首詩題為《遊山西村》,據《劍南詩稿》卷三十二《幽棲》詩之二自注雲:“乾道(二年)丙戌始卜居鏡湖之三山。”這個地方是典型的江南水鄉小村,距離紹興城南大約九裡,地名西村。這裡,山明水秀的優美環境,固然誘發詩人的興味,而古代抒寫田園生活的優秀詩篇,更是陶冶著詩人的性靈。以開創田園詩派著稱的陶淵明在《歸田園居》詩中所描寫的真景實事曾給詩人以啟迪。唐代擅長於歌詠山水田園的詩人孟浩然的名作《過故人莊》又給詩人帶來了恬淡中有淳美的感受。這些都是陸遊詩歌創作所汲取的有益養料。不妨讓我們先讀一下《過故人莊》: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開軒麵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孟浩然的《過故人莊》與陸遊的《遊山西村》題材都是描寫農村的風光,然而藝術構思各異。前者主要寫“邀我至田家”的眼前情景,而後者側重寫遊村的所見所聞。因此,我們欣賞陸遊這首詩,必須緊緊扣住詩題的“遊”字,才能把握住詩篇的脈絡,體會到詩人彆具的藝術匠心。



清方東樹在《昭昧詹言》卷二十說陸遊這首七律“以遊村情事作起,徐言境地之幽,風俗之美,願為頻來之約”。從詩的結構來看,這是符合實際的。詩人運用凝練的筆觸,全篇圍繞著一個“遊”字鋪展,不僅寫得層次分明,而且勾勒出一幅色彩明麗的江南農村風光圖。



“莫笑農家臘酒渾,豐年留客足雞豚(tún)”。初看起來覺得平淡,就象“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那樣,仿佛是一則普通的記事,毫不費力。然而,詩人從這裡的起句,寫自己遊村突然來到農家,主人盛情留客,渲染出農家豐收後的歡樂氣氛,為下麵出遊寫景抒情作了有力的鋪墊。“臘酒”,指臘月(農曆十二月)裡自釀的米酒。這是稻穀豐收後出現的喜人景象。臘酒在開春後飲用,外表顯得有點渾濁,但是它有著名酒般的醇美。何況農家主人又是那樣熱情待客,還備有豐盛的佳肴呢!豚,指小豬,這裡“足雞豚”是形容農家待客的菜肴極為豐盛。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是一聯膾炙人口的名句。它的妙處,不僅在善於描寫難狀之景以及對仗的工巧,而是在於“等閒語言變瑰奇”,出語自然天成,又富於哲理,耐人咀嚼。把這種自然景象攝入詩篇裡,在唐代詩人的筆下早就描繪過,如王維《藍田山石門精舍》:“遙愛雲木秀,初疑路不同;安知清流轉,忽與前山通。”到了宋代詩人手裡,也有所描摹,如王安石《江上》:“青山繚繞疑無路,忽見千帆隱映來”。時代接近於陸遊的詩人還有強彥文,他的詩歌有唐人的風致,曾寫過“遠山初見疑無路,曲徑徐行漸有村”的詩句。但在意境的開拓上,可以這樣說,這些詩句要遠遜於陸遊。這聯上句通過一個“疑”字,把徐行山村而周圍山巒重迭、流水縈繞的迷路的感覺,刻畫得形神畢現;下句承上,把移步換形所見之繁花似錦的春日美景,描繪得宛然在目。這樣使感覺的形象與視覺的形象有機結合在一起,構成一幅優美動人而又奇妙的畫麵。《唐宋詩醇》評這二句說:“有如彈丸脫手,不獨善寫難狀之景。”這個評價是有見地的。這一聯不僅寫得極其自然,而且用語淺近,含意豐富;仿佛信手拈來,然而出人意表。所以千百年來一直贏得人們的普遍喜愛,如今已成為廣泛流傳的成語。當人們吟誦這兩句詩時,不單是欣賞這難以言狀的美妙的山村自然風光,而是從中領悟到它所蘊含的哲理思想的啟示——隻要人們正視現實,麵對重重艱難險阻,不退縮,不畏懼,勇於開拓,發奮前進,那麼,前方將是一個充滿光明與希望的嶄新境界。



“簫鼓追隨春社近,衣冠簡樸古風存”。詩由寫景轉入抒情,從村外之景轉寫村內之情。“春社”,這是我國古代的一種習俗。南宋陳元靚《歲時廣記》謂“立春後五戊日為春社”。即立春第五個戊日為春社日。當這一天將來臨時,村子裡不斷的吹簫打鼓聲音,響徹雲霄,洋溢著一片節日的歡快氣氛。鄉民們還要向土地神祭祀,以祈求農事的豐收。這個簡樸的古代風俗,在當時江南的農村仍然很流行。詩篇不僅反映了農民們渴望豐年的心願,也表達了詩人喜愛農村生活的真摯感情。



“從今若許閒乘月,拄杖無時夜叩門”。這是全詩的總結,也是漫遊山村心情的表述。遊村的感受如何呢?山村的迷人景色、村俗的樸實淳美,這些都給詩人留下美好而難忘的印象。今後怎麼樣呢?詩篇以頻來夜遊之情收結,餘韻不儘。如果說孟浩然詩的最後:“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表露得非常直率,那麼,陸遊詩的結尾用筆則比較婉轉,詩人吐露的意念是,今後倘有機會乘月明之夜外出閒遊的話,我拄著拐杖會隨時前來敲門敘談。這一歸結,點明了遊村的詩題,而“夜叩門”與首句“農家”遙相呼應,不僅畫麵完整,而且更耐人尋味。



這首抒寫江南農村日常生活的詩篇,題材比較普通,不同的是立意新巧,手法白描,不用辭藻塗抹,而自然成趣。詩人緊扣住詩題“遊”字,但又不具體描寫遊村的過程,而是剪取遊村的片斷見聞,通過每聯一個層次的刻畫來體現。首寫詩人出遊到農家,次寫村外之景物,複寫村中之情事,末寫頻來夜遊。所寫雖各有側重,但以遊村貫穿,並把秀麗的山村自然風光與淳樸的村民習俗和諧地統一在完整的畫麵上,構成了優美的意境和恬淡、雋永的格調。這可以說是繼承了孟浩然詩歌“平淡有思致”的特色而又向前發展了。 (曹濟平)



①見南宋周煇《清波彆誌》(叢書集成本)卷中。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陸遊简介

陸遊陸遊(1125—1210),字務觀,號放翁。漢族,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南宋詩人。少年時即受家庭中愛國思想熏陶,高宗時應禮部試,為秦檜所黜。孝宗時賜進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軍旅生活,官至寶章閣待製。晚年退居家鄉,但收複中原信念始終不渝。創作詩歌很多,今存九千多首,內容極為豐富。抒發政治抱負,反映人民疾苦,風格雄渾豪放;抒寫日常生活,也多清新之作。詞作量不如詩篇巨大,但和詩同樣貫穿了氣吞殘虜的愛國主義精神。楊慎謂其詞纖麗處似秦觀,雄慨處似蘇軾。著有《劍南詩稿》、《渭南文集》、《南唐書》、《老學庵筆記》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陸遊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