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柳永的诗 > 迷神引·一葉扁舟輕帆卷

《迷神引·一葉扁舟輕帆卷》

年代: 作者: 柳永
一葉扁舟輕帆卷,暫泊楚江南岸。
孤城暮角,引胡笳怨。
水茫茫,平沙雁,旋驚散。
煙斂寒林簇,畫屏展。
天際遙山小,黛眉淺。

舊賞輕拋,到此成遊宦。
覺客程勞,年光晚。
異鄉風物,忍蕭索、當愁眼。
帝城賒,秦樓阻,旅魂亂。
芳草連空闊,殘照滿。
佳人無消息,斷雲遠。
分类标签:宋詞三百首

作品赏析

【注釋】:
這首《迷神引》是柳永五十歲後宦遊各地的心態寫照,是一首典型的羈旅行役之詞。這首詞深刻地反映了柳永的矛盾心理,特彆是作為一名不得誌的封建文人的苦悶與不滿,有一定的思想意義。
詞起句寫柳永宦遊經過楚江 ,舟人將風帆收卷,靠近江岸 ,作好停泊準備。“暫泊”表示天色將晚,暫且止宿,明朝又將繼續舟行。從起兩句來看,詞人一起筆便抓住了“帆卷”、“暫泊”的舟行特點,而且約略透露了旅途的勞頓。可見他對這種羈旅生活是很有體驗的。繼而作者以鋪敘的方法對楚江暮景作了富於特征的描寫。“ 孤城暮角 ,引胡笳怨”描寫的是:傍晚的角聲和笳聲本已悲咽 ,又是從孤城響起,這隻能勾惹羈旅之人淒黯的情緒,使之愈感旅途的寂寞了。“ 暮角 ”與“胡笳”定下的愁怨情調籠罩全詞 。接著自“ 水茫茫”始描繪了茫茫江水,平沙驚雁 ,漠漠寒林 ,淡淡遠山。這樣一幅天然優美的屏畫,也襯托出遊子愁怨和寂寞之感。上片對景色層層白描,用形象來表達感受,給人以身臨其境之感。
下片起兩句直接抒發宦遊生涯的感慨,接下來將這種感慨作層層鋪敘。旅途勞頓,風月易逝,年事衰遲,是寫行役之苦;“異鄉風物 ”,顯得特彆蕭索,是寫旅途的愁悶心情;帝都遙遠,秦樓阻隔,前歡難斷,意亂神迷,是寫傷懷念遠的情緒。詞人深感“舊賞”與“ 遊宦 ”難於兩全,為了“遊宦”而不得不“舊賞輕拋”。“帝城”指北宋都城汴京,“秦樓”借指歌樓。這些是詞人青年時代困居京華、留連坊曲的浪漫生活的象征。按宋代官製,初等地方職官要想轉為京官是相當困難的,因而在詞人看來,帝城是遙遠難至的。宋代不許朝廷命官到青樓坊曲與歌妓往來,否則會受到同僚的彈劾,於是柳永便與歌妓及舊日生活斷絕了關係 。故而詞人概歎“帝城賒,秦樓阻”。
“芳草連空闊,殘照滿”是實景,形象地暗示了賒遠阻隔之意;在抒情中這樣突然插入景語,敘寫富於變化而生動多姿。結句“佳人無消息,斷雲遠”,補足了“秦樓阻”之意。“佳人”即“秦樓”中的人,因種種原因斷絕了消息,舊情象一片斷雲隨風而逝。從這首詞中可以看出作者對仕途的厭倦情緒和對早年生活的向往,內心十分矛盾痛苦。可以說,這首《迷神引》是柳永個人生活的縮影:少年不得誌,便客居京都,流連坊曲,以抒激憤;中年入仕卻不得重用,又隔斷秦樓難溫舊夢,心中苦不堪言。苦不堪言卻偏要言,這首詞上片言“暫泊”之愁,下片道“遊宦”之苦 。在大肆鋪敘中見出作者心中真味 ,可謂技巧嫻熟,意蘊雋永。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柳永简介

柳永柳永,(約987年—約1053年),字耆卿,漢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北宋詞人,婉約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代表作《雨霖鈴》。原名三變,字景莊。後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稱柳七。宋仁宗朝進士,官至屯田員外郎,故世稱柳屯田。他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以畢生精力作詞,並以“白衣卿相”自許。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柳永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