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柳永的诗 > 玉蝴蝶·望處雨收雲斷

《玉蝴蝶·望處雨收雲斷》

年代: 作者: 柳永
望處雨收雲斷,憑闌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涼。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難忘,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念雙燕、難憑遠信,指暮天、空識歸航。黯相望。斷鴻聲裡,立儘斜陽。
分类标签:宋詞三百首 婉約詩

作品赏析

【注釋】

①堪動宋玉悲涼:宋玉《九辯》:“悲哉秋之為氣也。”
②星霜:星一年一周天,霜每年而降,因稱一年為一星霜。
③瀟湘:原是瀟水和湘水之稱,後泛指為所思之處。

【評解】

此首風格與《八聲甘州》相近,為柳詞名篇。詞中抒寫了對遠方故人的懷念。上片
以景為主,景中有情。詩人麵對淒涼的秋景,憑欄遠望,觸景生情,寫出了思念故人的
惆悵與哀感。下片插入回憶,以情為主,而情中有景。妙合無垠,聲情淒婉。以昔日之
歡會反襯長期分離之苦,從而轉到眼前的思念。波瀾起伏,錯落有致。

【集評】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水風”二句善狀蕭疏晚景,且引起下文離思。
“情傷”以下至結句黯然魂消,可抵江淹《彆賦》,令人增《蒹葭》懷友之思。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望處”二字,統撮全篇。起言憑欄遠望,“悄悄”
二字,已含悲意。“晚景”二句,虛寫晚景足悲。“水風”兩對句,實寫蘋老、梧黃之
景。“遣情傷”三句,乃折到懷人之感。
下片,極寫心中之抑鬱。“難忘”兩句,回憶當年之樂。“幾孤”句,言文酒之疏。
“屢變”句,言經曆之久。“海闊”兩句,言隔離之遠。“念雙燕”兩句,言思念之切。
末句,與篇首相應。“立儘斜陽”,佇立之久可知,羈愁之深可知。
-----------------------
這首《玉蝴蝶》是作者為懷念湘中故人所作。這首詞以抒情為主,把寫景和敘事、憶舊和懷人、羈旅和離彆、時間和空間 ,融彙為一個渾然的藝術整體,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
“望處雨收雲斷”,是寫即目所見之景,可以看出遠處天邊風雲變幻的痕跡,使清秋之景,顯得更加疏朗。“憑闌悄悄”四字,寫出了獨自倚闌遠望時的憂思 。這種情懷,又落腳到 “目送秋光”上。“悄悄”,憂愁的樣子。麵對向晚黃昏的蕭疏秋景,很自然地會引起悲秋的感慨,想起千古悲秋之祖的詩人宋玉來。“晚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涼”,緊接上文,概括了這種感受。宋玉的悲秋情懷和身世感慨,這時都湧向柳永的心頭,引起他的共鳴。他將萬千的思緒按捺住,將視線由遠及近,選取了最能表現秋天景物特征的東西,作精細的描寫。“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兩句,似乎是用特寫鏡頭攝下的一幅很有詩意的畫麵:隻見秋風輕輕地吹拂著水麵,白蘋花漸漸老了 ,秋天月寒露冷的時節 ,梧桐葉變黃了,正在一葉葉地輕輕飄下。蕭疏衰颯的秋夜,自然使人產生淒清沉寂之感。“輕”、“冷”二字,正寫出了清秋季節的這種感受。“蘋花漸老”,既是寫眼前所見景物,也寄寓著詞人寄跡江湖、華發漸增的感慨。“梧葉飄黃”的“黃”字用得好,突出了梧葉飄落的形象。“飄”者有聲,“黃”者有色,“飄黃”二字,寫得有聲有色,“黃”字渲染了氣氛,點綴了秋景。作者捕捉了最典型的水風、蘋花、月露、梧葉等秋日景物,用“輕”、“老”、“冷”、“黃”四字烘托,交織成一幅冷清孤寂的秋光景物圖,為下文抒情作了充分的鋪墊。“遣情傷”一句,由上文的景物描寫中來,由景及情,在詞中是一轉折。在景物描寫之後,詞人引出“故人何在,煙水茫茫”兩句,既承上啟下 ,又統攝全篇 ,為全詞的主旨。“煙水茫茫”是迷蒙而不可儘見的景色,闊大而渾厚,同時也是因思念故人而產生的茫茫然的感情,在這裡情與景是交織在一起的。這幾句短促凝重,大筆濡染,聲情跌宕,蒼莽橫絕,為全篇之精華。
換頭“難忘”二字喚起回憶 ,寫懷念故人之情,波瀾起伏,錯落有致。詞人回憶起與朋友在一起時的“文期酒會 ”,那賞心樂事,至今難忘。分離之後,已經物換星移、秋光幾度,不知有多少良辰美景因無心觀賞而白白地過去了。“幾孤”,“屢變”,言離彆之久,旨在加強彆後的悵惘。“海闊山遙”句,又從回憶轉到眼前的思念。“瀟湘”在這裡指友人所在之地,因不知故人何在,故雲“ 未知何處是瀟湘”。
“念雙燕、難憑遠信,指暮天、空識歸航”,寫不能與思念中人相見而產生的無可奈何的心情。眼前雙雙飛去的燕子是不能向故人傳遞消息的,以寓與友人欲通音訊 ,無人可托 。盼友人歸來,卻又一次次的落空,故雲“指暮天、空識歸航”。這句詞思念友人的深沉 、誠摯的感情表現得娓娓入情 。看到天際的歸舟,疑是故人歸來,但到頭來卻是一場誤會,歸舟隻是空惹相思 ,好像在嘲弄自己的癡情。一個“ 空”字,把急盼友人歸來的心情寫活了。它把思念友人之情推向了高潮和頂點。詞人在這裡替對方著想,從對方著筆,從而折射出自己長年羈旅、悵惘不堪的留滯之情。
“黯相望”以下,筆鋒轉回自身。詞人用斷鴻的哀鳴 ,來襯托自己的孤獨悵惘 ,人我雙合,妙合無垠,聲情淒婉。“立儘斜陽”四字,畫出了抒情主人公的形象 ,他久久地佇立在夕陽殘照之中 ,如呆如癡,感情完全沉浸在回憶與思念之中。“立儘”二字言憑欄佇立之久,念遠懷人之深,從而使羈旅不堪之苦在言外自現。
柳永這首詞層次分明,結構完整,脈絡井然,有效地傳達了詩人感情的律動。同時在修辭上既不雕琢,又不輕率,而是俗中有雅,平中見奇,雋永有味,故能雅俗共賞。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柳永简介

柳永柳永,(約987年—約1053年),字耆卿,漢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北宋詞人,婉約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代表作《雨霖鈴》。原名三變,字景莊。後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稱柳七。宋仁宗朝進士,官至屯田員外郎,故世稱柳屯田。他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以畢生精力作詞,並以“白衣卿相”自許。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柳永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