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毛滂的诗 > 惜分飛 富陽僧舍代作彆語贈妓瓊芳

《惜分飛 富陽僧舍代作彆語贈妓瓊芳》

年代: 作者: 毛滂
淚濕闌乾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
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

斷雨殘雲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
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作品赏析

【注釋】

①富陽:浙江富陽縣。
②闌乾:眼淚縱橫的樣子。
③取:助詞,即“著”。
④覷:細看。

【評解】

這首詞抒寫離彆時的情態與彆後的心緒。上片描繪臨彆之時無言相對,隻見戀人淚眼如露滴花上,愁眉似碧峰簇聚。
下片形容彆後情緒低落,夜深不寐,由於怕聽潮聲而分付“潮回去”。款款寫來,一往情深而又隱隱含露。

【集評】

周煇《清波雜誌》:此詞語儘而意不儘,意儘而情不儘,何酷似少遊也。
薛礪若《宋詞通論》:東坡守錢塘時,澤民曾作過他的刑掾(當時所謂法曹,即今司法官)。秩滿辭去,因戀於歌妓瓊芳,遂作了一首《惜分飛》。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彆詞,起兩句即言彆離之哀。“淚濕”句,用白居易“玉容寂寞淚闌乾,梨花一枝春帶雨”詩意,花著露猶春帶雨也。“此恨”寫彆時情態,送行者與被送者,俱有離恨,故曰“平分取”。“今夜”兩句,始說出現時現地之思念,人不得去,惟有魂隨潮去,情韻特勝。
--引自惠淇源《婉約詞》
-------------------------------------------------
  此為毛滂代表作。據《西湖遊覽誌》載:元祐中,蘇軾知守錢塘時,毛滂為法曹椽,與歌妓瓊芳相愛。三年秩滿辭官,於富陽途中的僧舍作《惜分飛》詞,贈瓊芳。一日,蘇軾於席間,聽歌妓唱此詞,大為讚賞,當得知乃幕僚毛滂所作時,即說:“郡寮有詞人不及知,某之罪也。”於是派人追回,與其留連數日。毛滂因此而得名,此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並非是事實。蘇軾知杭州時,是元祐四年(1089)至元祐六年,而毛滂於元祐三年已出任饒州司法參軍,直至元祐七年還在饒州任上。此時不可能為東坡的杭州僚佐。另,根據史料,毛滂早在東坡知杭州前就受知於蘇軾弟兄。蘇軾於元祐三年曾為毛滂寫過“薦狀”,稱其“文詞雅健,有超世之韻”。“保舉堪充文章典麗可備著述科”。但此故事正說明此詞傳誦人口之廣。
  全詞寫與瓊芳恨彆相思之情。上片,追憶兩人恨彆之狀。“淚濕闌乾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是回憶相彆時,心上人的哀愁容顏。“淚濕闌乾花著露”,用白居易《長恨歌》“玉容寂寞淚闌乾,梨花一枝春帶露”詩意,寫女子離彆時淚流潸潸,如春花掛露。“闌乾”眼淚縱橫散亂貌。“愁到眉峰碧聚”化用張泌《思越人詞》:“黛眉愁聚春碧”句,寫憂愁得雙眉緊蹙的神態。這兩句化用前人詩句描寫女子的愁與淚,顯得優美而情致纏綿悱惻。“此恨平分取”一句,將女子的愁與恨,輕輕一筆轉到自己身上,從而表現了兩人愛之深,離之悲。“更無言語空相覷”一句,回憶兩人傷彆時情態,離彆在即,兩人含淚相視,此時縱有千言萬語,又從何處說起?“更無言語”比“執手相看淚眼,更無語凝噎”(柳永《雨霖鈴》)更進一步表達痛切之情,因其嗚咽聲音都無,真是“此時無聲勝有聲”了。一個“空”字,下得好,它帶出了多少悲傷、憂恨!無怪後人讚道:“一筆描來,不可思議。”(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
  下片寫彆後的羈愁。“斷雨殘雲無意緒”二句,言詞人與心上人彆後的淒涼寂寞。“雲雨”出自宋玉《高唐賦序》,後指男女歡愛。“斷雨殘雲”喻男女分離,人兒兩地,相愛不能相聚,怎不令羈旅者呼出“無意緒”呢?那彆離的“朝朝暮暮”隻有“寂寞”伴隨,那思念之情就更加強烈。故結句道:“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言羈者在富陽山深處的僧舍中,而所戀之人遠在錢塘,他們相隔千百裡,隻有江水相連,在輾轉反側中,聽江濤拍岸,突發奇想:人不能相聚,那麼將魂兒交付浪潮,隨流水回到心上人那裡。結語的寄魂江濤,是個奇異的想象,如此將刻骨銘心的相思,淋漓儘致地表達出來。
  此詞感情自然真切,音韻淒惋,直抒胸臆,與形象比喻奇異想象相結合,達到了“語儘而意不儘,意儘而情不儘,何酷似秦少遊也”(周輝《清波雜誌》)的藝術效果。
(葉英)

此詞為作者的代表作,是作者青春戀情的真實紀錄。詞中追憶了作者與歌妓瓊芳依依惜彆的情景,抒寫了詞人孤處羈旅的淒涼心境與縈繞心頭的思念之情。後人評價此詞“語儘而意不儘,意儘而情不儘。”
起首一句,寫彆離的黯然銷魂:掛滿淚珠的臉頰猶如帶露的花朵,顰蹙的黛眉象遠山一抹。一幅嬌憐痛惜的模樣,經過這番描繪呼之欲出,躍然紙上。它同周圍的景色化成一片 ,構成一種淒麗哀惋的色調,一上來就緊緊抓住讀者的心弦 。“此恨”句,說明離愁對於雙方是同樣的沉重。但是地位的懸殊並冇有阻止一位宦遊四海的貴公子和一位煙花女子傾心相愛。他們熱戀著,共同承受著離恨的折磨,不由得柔腸寸斷 。上片最後一句,純乎寫情,語淺情深 ,感人肺腑,表現了兩人木然相對的絕望之情。
下片情景交融 ,情意綿綿,極悱惻纏綿之能事。“斷雨”二句,寫景色之荒殘。零零落落的雨點,澌滅著的殘雲 ,與離人的心境正相印合 。而這種殘雲斷雨的淒涼景象,正象征著這段露水姻緣已經行將結束。從此以後,隻剩下岑寂的相思來折磨著這一對再見無期的離人了。結拍兩句,設想彆後的思念,付斷魂於潮水。
此詞以淺近之語傳穠至之真情,以愁眉淚頰、斷雨殘雲等意象傳達詞人心中的深情,表達了作者對於青春戀情的冇齒難忘,具有動人心魄的藝術魅力。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毛滂简介

毛滂 毛滂,字澤民,衢州江山人,約生於嘉佑六年(1061),卒於宣和末年。有《東堂集》十卷和《東堂詞》一卷傳世   毛滂(1056——?約1124  ), 字澤民,衢州江山石門(今屬浙江)人。生於“天下文宗儒師”世家。父維瞻、伯維藩、叔維甫皆為進士。滂自幼酷受詩文詞賦,北宋元豐二年(1079),與西安(今衢州)趙英結為伉儷。鐵麵禦史趙抃的長房孫女,宋元豐三年(1080)隨父赴筠州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毛滂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