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歐陽修的诗 > 采桑子·群芳過後西湖好

《采桑子·群芳過後西湖好》

年代: 作者: 歐陽修
群芳過後西湖好,
狼藉殘紅,飛絮濛濛,
垂柳闌乾儘日風。

笙歌散儘遊人去,始覺春空。
垂下簾櫳,雙燕歸來細雨中。
分类标签:宋詞三百首 婉約詩

作品赏析

【注釋】

①群芳過後:百花凋謝。西湖:指潁州(今安徽省阜陽市)西湖。
②狼籍:散亂的樣子。殘紅:落花。
③春空:春去後的空虛寂寞。

【評解】

這是詞人晚年退居潁州時寫的十首《采桑子》中的第四首,抒寫了作者寄情湖山的
情懷。雖寫殘春景色,卻無傷春之感,而是以疏淡輕快的筆墨描繪了潁州西湖的暮春景
色,創造出一種清幽靜謐的藝術境界。而詞人的安閒自適,也就在這種境界中自然地表
現出來。情景交融,真切動人。詞中很少修飾,特彆是前後兩結,純用白描,卻頗耐尋
味。

【集評】

劉永濟《詞論》:小令尤以結語取重,必通首蓄意、蓄勢,於結句得之,自然有神
韻。如永叔《采桑子》前結“垂柳闌乾儘日風”,後結“雙燕歸來細雨中”,神味至永,
蓋芳歇紅殘,人去春空,皆喧極歸寂之語,而此二句則至寂之境,一路說來,便覺至寂
之中,真味無窮,辭意高絕。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上片言遊冶之盛,下片言人去之靜。
通篇於景中見情,文字極疏雋。風光之好,太守之適,並可想象而知也。
俞陛雲《唐五代兩宋詞選釋》:西湖在宋時,極遊觀之盛。此詞獨寫靜境,彆有意
味。
-----------------------------
這首詞是作者穎州西湖組詞《采桑子》十首中的第四首。詞中描寫了穎州西湖暮春時節靜謐清疏灑的風姿。作者以詩為詞,將西湖清空幽寂的春末境界表現得優美可愛,體現了對大自然和現實人生的無限熱愛和眷戀。
上片描寫群芳凋謝後西湖的恬靜清幽之美。首句是全詞的綱領 ,由此引出“群芳過後”的西湖景象,及詞人從中領悟到的“好”的意味。“狼藉”、“飛絮”二句寫落紅零亂滿地、翠柳柔條斜拂於春風中的姿態。以上數句,通過落花、飛絮、垂柳等意象,描摹出一幅清疏淡遠的暮春圖景。
下片“ 笙歌散儘 ”,虛寫出過去湖上遊樂的盛況;“遊人去始覺春空”,點明從上麵三句景象所產生的感覺,道出了作者的複雜微妙的心境。“始覺”是頓悟之辭,這兩句是從繁華喧鬨消失後清醒過來的感覺,繁華喧鬨消失,既覺有所失的空虛,又覺獲得寧靜的暢適。首句說的“好”即是從這後一種感覺產生,隻有基於這種心理感覺,才可解釋認為“狼藉殘紅”三句所寫景象的“好”之所在。
最後二句,寫室內景,以人物動態描寫與自然景物映襯相結合,表達出作者恬適淡泊的胸襟。末兩句是倒裝 ,本是開簾待燕 ,“雙燕歸來”才“垂下簾攏”。結句“雙燕歸來細雨中”,意蘊含蓄委婉,以細雨襯托春空之後的清寂氣氛,又以雙燕飛歸製造出輕靈、歡娛的意境。
這首詞通篇寫景,不帶明顯的主觀感情色彩,卻從字裡行間婉曲地顯露出作者的曠達胸懷和恬淡心境。
作者寫西湖美景 ,動靜交錯,以動顯靜,意脈貫串,層次井然,顯示出不凡的藝術功力。
西湖花時過後 ,群芳凋零 ,殘紅狼藉。常人對此 ,當覺索然無味 ,而作者卻麵對這種“匆匆春又去”的衰殘景象,不但不感傷,反而在孤寂清冷中體味出安寧靜謐的美趣。這種春空之後的閒淡胸懷,這種彆具一格的審美感受,正是此詞有異於一般詠春詞的獨到之處。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歐陽修简介

歐陽修歐陽修(1007-1073),字永叔,號醉翁,又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安永豐(今屬江西)人,自稱廬陵(今永豐縣沙溪人)。諡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卓越的文學家、史學家。歐陽修出生於四川綿州(今四川綿陽市涪城區內),祖籍:江西永豐,北宋時期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和詩人。字永叔,諡 歐陽修像號文忠,號醉翁,晚年又號六一居士。與(唐朝)韓愈、柳宗元、(宋朝)王安石、蘇洵、蘇軾、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千古文章四大家:韓,柳,歐,蘇(唐代韓愈、柳宗元和北宋歐陽修、蘇軾)。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歐陽修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