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秦觀的诗 > 點絳唇·醉漾輕舟

《點絳唇·醉漾輕舟》

年代: 作者: 秦觀
醉漾輕舟,信流引到花深處。
塵緣相誤,無計花間住。

煙水茫茫,千裡斜陽暮。
山無數,亂紅如雨,不記來時路。
分类标签:山水詩

作品赏析

【注釋】:
此詞當為秦觀於謫徙途中所作。詞中借劉義慶《幽明錄》載劉晨、阮肇入天台故事,隱寓向往仙境而天涯無路的苦境。
首二句本自《桃花源記 》的開篇 :“醉漾輕舟,信流引到花深處 ”,把人帶到一個優美的境界,這兒幾似乎是桃源的入口。人在醉鄉,且是信流而行,這眼前一片春花爛漫的世界當是個偶然發現。一種愉悅的心情也就見於如此平淡的語言之外,而同時卻又有一陣深切的遺憾:“塵緣相誤,無計花間住。”“塵緣”自是相對靈境而同時而言的,然而聯係到作者的坎坷身世,可見此中另有所寄托。此處隻說“塵緣相誤”,隱去塵緣的具體內容,便覺空靈蘊藉,詞情搖曳生姿。
“煙水茫茫,千裡斜陽暮”卻鉤勒出一幅“斜陽外 ,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滿庭芳》)一般的黃昏景象。“千裡”、“茫茫”尤給人天涯飄泊之感 。緊接一句“山無數 ”,與“煙水茫茫”呼應,構成“山重水複疑無路”的境界,這就與上片“塵緣相誤”二句有了內在的聯絡 ,上下片意脈不斷 。值此迷惘之際 ,忽然風起茫落 ,隻見“亂紅如雨”。一句一景,蟬聯而下,音節急促,恰狀出人情之危苦 。合起來,這幾句又造成一個山重水複、風起花落 、春歸酒醒、日暮途遠的渾成完整的意境。雖然冇有明寫欲歸之字,而欲歸之意在在皆是。結句卻又出人意外轉折出欲歸不得之意 :“不記來時路。”隻說“不記”,卻使人感到其情蘊深,因為曲折地反映出作者備受壓抑而不能自解的悲愁。
詞之上片起筆寓情於景,境界清麗,接著忽而轉折,情辭悲苦,下片先承上深入,渾化無跡,景色慘淡,繼又景語淡出,情辭淒楚。全詞以輕柔優美的筆調開端,以景語情語的筆法收篇,寫來寓情於景,情蘊意深,委曲含蓄,耐人尋味。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秦觀简介

秦觀秦觀,宋神宗元豐八年(1085年)進士。曾任太學博士(即國立大學的教官)、秘書省正字、國史院編修官。政治上傾向舊黨,哲宗時“新黨”執政,被貶為監處州酒稅,徙郴州,編管橫州,又徙雷州,至藤州而卒。他與黃庭堅、晁補之、張耒號稱為“蘇門四學士”,頗得蘇軾賞識。秦觀生性豪爽,灑脫不拘,溢於文詞。他十五歲喪父,自幼研習經史兵書。 神宗元豐八年(1085)進士,最初任定海主簿、蔡州教授。元祐初(1086),蘇軾舉薦他為秘書省正字,兼國史院編修官,預修《神宗實錄》。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秦觀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