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李清照的诗 > 醉花陰·薄霧濃雲愁永晝

《醉花陰·薄霧濃雲愁永晝》

年代: 作者: 李清照
薄霧濃雲愁永晝,瑞腦消金獸。佳節又重陽,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
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作品赏析

【注釋】

①瑞腦:龍腦香。
②金獸:獸形銅香爐。
③紗廚:有紗帳的小床。

【評解】

這是一首著名的重陽詞。作者在自然景物的描寫中,加入自己濃重的感情色彩,使
客觀環境和人物內心的情緒融和交織。用黃花比喻人的憔悴;以瘦暗示相思之深。上片
詠節令,“半夜涼初透”句,尖新在一“透”字。下片“簾卷西風”兩句,千古豔傳;
不惟句意秀穎,且以“東籬”、“暗香”,為“黃花”預作照應,有水到渠成之妙。

【集評】

胡仔《苕溪漁隱叢話》:“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此語亦婦人所難到也。
伊士珍《瑯嬛記》:易安作此詞,明誠歎絕,苦思求勝之,乃忘寢食三日夜,得十
五闋,雜易安作以示陸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隻有“莫道不消魂”三句絕佳。
柴虎臣《古今詞論》:語情則紅雨飛愁,黃花比瘦,可謂雅暢。陳廷焯《白雨齋詞
話》:深情苦調,元人詞曲往往宗之。
唐圭璋《唐宋詞簡釋》:此首情深詞苦,古今共賞。起言永晝無聊之情景,次言重
陽佳節之感人。換頭,言向晚把酒。著末,因花瘦而觸及己瘦,傷感之至。尤妙在“莫
道”二字喚起,與方回之“試問閒愁知幾許”句,正同妙也。
----------------------------
這首詞是作者婚後所作,抒發的是重陽佳節思念丈夫的心情。傳說清照將此詞寄給趙明誠後,惹得明誠比試之心大起,遂三夜未眼,作詞數闋,然終未勝過清照的這首《醉花陰》。
“薄霧濃雲愁永晝 ”,這一天從早到晚,天空都是布滿著“薄霧濃雲 ”,這種陰沉沉的天氣最使人感到愁悶難捱。外麵天氣不佳,隻好待在屋裡 。“瑞腦消金獸”一句,便是轉寫室內情景:她獨自個兒看著香爐裡瑞腦香的嫋嫋青煙出神,真是百無聊賴!又是重陽佳節了,天氣驟涼,睡到半夜,涼意透入帳中枕上,對比夫婦團聚時閨房的溫馨,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上片寥寥數句,把一個閨中少婦心事重重的愁態描摹出來 。她走出室外,天氣不好;待在室內又悶得慌;白天不好過,黑夜更難挨;坐不住,睡不寧,真是難以將息 。“佳節又重陽”一句有深意。古人對重陽節十分重視。這天親友團聚,相攜登高,佩茱萸,飲菊酒。李清照寫出“瑞腦消金獸”的孤獨感後,馬上接以一句“佳節又重陽 ”,顯然有弦外之音,暗示當此佳節良辰,丈夫不在身邊 。“遍插茱萸少一人 ”,怎叫她不“每逢佳節倍思親”呢 !“佳節又重陽”一個“又”字,是有很濃的感情色彩的,突出地表達了她的傷感情緒。緊接著兩句:“ 玉枕紗廚,半夜涼初透”。丈夫不在家,玉枕孤眠,紗帳內獨寢,又會有什麼感觸!“半夜涼初透”,不隻是時令轉涼,而是彆有一番淒涼滋味。
下片寫重陽節這天賞菊飲酒的情景。把酒賞菊本是重陽佳節的一個主要節目,大概為了應景吧,李清照在屋裡悶坐了一天,直到傍晚,才強打精神“東籬把酒”來了。可是,這並未能寬解一下愁懷,反而在她的心中掀起了更大的感情波瀾。重陽是菊花節,菊花開得極盛極美,她一邊飲酒,一邊賞菊,染得滿身花香。然而 ,她又不禁觸景傷情,菊花再美,再香,也無法送給遠在異地的親人 。“有暗香盈袖 ”一句,化用了《 古詩十九首》“馨香盈懷袖,路遠莫致之”句意,暗寫她無法排遣的對丈夫的思念。她實在情不自禁,再無飲酒賞菊的意緒,於是匆匆回到閨房。“莫道不消魂”句寫的是晚來風急,瑟瑟西風把簾子掀起了 ,人感到一陣寒意。聯想到剛才把酒相對的菊花,菊瓣纖長,菊枝瘦細 ,而鬥風傲霜,人則悲秋傷彆,消愁無計,此時頓生人不如菊之感。以“ 人比黃花瘦”作結,取譬多端,含蘊豐富。
從天氣到瑞腦金獸、玉枕紗廚、簾外菊花,詞人用她愁苦的心情來看這一切,無不塗上一層愁苦的感情色彩。
以花木之“瘦 ”,比人之瘦,詩詞中不乏類似的句子,這是因為正是“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這三句,才共同創造出一個淒清寂寥的深秋懷人的境界 。“莫道不消魂 ”,直承“東籬把酒”以“人擬黃花”的比喻,與全詞的整體形象相結合。“簾卷西風”一句,更直接為“人比黃花瘦”句作環境氣氛的渲染,使人想象出一幅畫麵:重陽佳節佳人獨對西風中的瘦菊。有了時令與環境氣氛的烘托 ,“人比黃花瘦”才有了更深厚的寄托,此句也才能為千古傳誦的佳句。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清照简介

李清照李清照(1084-1155),濟南章丘(今屬山東)人,號易安居士。宋代女詞人,婉約詞派代表。早期生活優裕,與夫趙明誠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時,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歎身世,情調感傷,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提出詞“彆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李清照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