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李清照的诗 > 聲聲慢·尋尋覓覓

《聲聲慢·尋尋覓覓》

年代: 作者: 李清照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守著窗兒 一作:守著窗兒)

作品赏析

【注釋】

①將息:將養休息。
②怎生:怎樣,怎麼。
③這次第:這一連串的情況。

【評解】

這是李清照南渡以後的一首震動詞壇的名作。通過秋景秋情的描繪,抒發國破家亡、
天涯淪落的悲苦,具有時代色彩。在結構上打破了上下片的局限,全詞一氣貫注,著意
渲染愁情,如泣如訴,感人至深。首句連下十四個疊字,形象地抒寫了作者的心情。下
文“點點滴滴”又前後照應,表現了作者孤獨寂寞的憂鬱情緒和動蕩不安的心境。全詞
一字一淚,纏綿哀怨,極富藝術感染力。

【集評】

羅大經《鶴林玉露》:起頭連疊七字,以婦人乃能創意出奇如此。
楊慎《詞品》:宋人中填詞,易安亦稱冠絕,使在衣冠,當與秦七、黃九爭,不獨
爭雄於閨閣也。其詞名《漱玉集》,尋之未得,《聲聲慢》一詞,最為婉妙。
張端義《貴耳集》:此乃公孫大娘舞劍手,本朝非無能詞之士,未曾有一下十四疊
字者,用《文選》諸賦格。後疊又雲“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又使疊字,
俱無斧鑿痕。更有一奇字雲:“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黑”字不許第二人押。
婦人有此文筆,殆間氣也。
徐釚《詞苑叢談》:首句連下十四個疊字,真似大珠小珠落玉盤也。
劉體仁《七頌堂隨筆》:易安居士“最難將息”“怎一個愁字了得”深妙穩雅,不
落蒜酪,亦不落絕句,真此道本色當行第一人也。
周濟《介存齋詞選序論》:李易安之“淒淒慘慘戚戚”,三疊韻,六雙聲,是鍛煉
出來,非偶然拈得也。
許昂霄《詞綜偶評》:易安此詞,頗帶傖氣,而昔人極口稱之,殆不可解。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後幅一片神行,愈唱愈妙。
陸鎣《問花樓詞話》:《聲聲慢》一詞,頓挫淒絕。
吳灝《曆朝名媛詩詞》:易安以詞專長,揮灑俊逸,亦能琢煉。其《聲聲慢》一闋,
其佳處在後又下“點點滴滴”四字,與前照應有法,不是草草落句,玩其筆力,本自矯
拔,詞家少有,庶幾蘇、辛之亞。
梁紹壬《兩般秋雨庵隨筆》:李易安詞:“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
連上十四疊字,則出奇製勝,真匪夷所思矣。
梁啟超《中國韻文裡頭所表現的情感》:那種煢獨恓惶的景況,非本人不能領略;
所以一字一淚,都是咬著牙根咽下。
-----------------------------
《聲聲慢 》又名《勝勝慢》,清照這首詞改押入聲韻,並屢用疊字和雙聲字,這就變舒緩為急促,變哀惋為淒厲 。此詞以豪放縱恣之筆寫激動悲愴之懷,不能列入婉約體。這首作法獨特的詞,就其內容而言,是一篇悲秋賦。
開端三句用一連串疊字寫主人公一整天的愁苦心情,從“尋尋覓覓”開始,可見她從一起床便百無聊賴,如有所失,於是東張西望,仿佛飄流在海洋中的人要抓到點什麼才能得救似的,希望找到點什麼來寄托自己的空虛寂寞。下文“冷冷清清 ”,是“尋尋覓覓”的結果,不但無所獲,反被一種孤寂清冷的氣氛襲來,使自己感到淒慘憂戚。於是緊接著再寫了一句“淒淒慘慘戚戚 ”。僅此三句,定下一種愁慘而淒厲的基調。
“乍暖還寒時候”是此詞的難點之一。此詞作於秋天,但秋天的氣候應該說“乍寒還暖 ”,隻有早春天氣才能用得上“乍暖還寒 ”。所以,這首詞是寫一日之晨,秋日清晨 ,朝陽初出,故言“乍暖”;但曉寒猶重,秋風砭骨,故言“還寒 ”。至於“時候”二字在宋時已與現代漢語無殊了 。“最難將息”句則與上文“尋尋覓覓”句相呼應,說明從一清早自己就不知如何是好。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 ”,“曉”,通行本作“ 晚 ”。從全詞意境來看,應該是“曉”字。
說“曉來風急 ”,正與上文“乍暖還寒”相合。古人晨起於卯時飲酒,又稱“扶頭卯酒 ”。這句是說借酒無法消愁“雁過也”的“雁 ”,是南來秋雁,正是往昔在北方見到的,所以說“ 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了。這一句是虛寫,以寄寓作者的懷鄉之情。
下片由秋日高空轉入自家庭院。園中開滿了菊花,秋意正濃。這裡“滿地黃花堆積”是指菊花盛開,而非殘英滿地 。“憔悴損”是指自己因憂傷而憔悴瘦損,也不是指菊花枯萎凋謝。正由於自己無心看花,雖值菊堆滿地,卻不想去摘它賞它,然而人不摘花,花當自萎;及花已損,則欲摘已不堪摘了。這裡既寫出了自己無心摘花的鬱悶,又透露了惜花將謝的情懷,筆意深遠。
“守著窗兒 ”句,寫獨坐無聊,內心苦悶之狀,比“尋尋覓覓”三句又過之而無不及。這一句從反麵說,好象天有意不肯黑下來而使人尤為難過。“梧桐”兩句兼用溫庭筠《 更漏子》下片“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詞意,把兩種內容融而為一,筆直情切。最後以“怎一個愁字了得”句作收,是獨辟蹊徑。自庚信以來,詩人寫愁,多半極言其多。這裡卻化多為少,隻說自己思緒紛茫複雜,僅用一個“愁”字如何包括得儘。妙在又不說明於一個“愁”字之外更有什麼心情,即戛然而止。表麵上有“欲說還休 ”之勢,實際上已傾瀉無遺。
這首詞始終緊扣悲秋之意,儘得六朝抒情小賦之神髓;又以接近口語的樸素清新的語言譜入新聲,寫儘了作者晚年的淒苦悲愁,是一首個性獨具的抒情名作。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清照简介

李清照李清照(1084-1155),濟南章丘(今屬山東)人,號易安居士。宋代女詞人,婉約詞派代表。早期生活優裕,與夫趙明誠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據中原時,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詞,前期多寫其悠閒生活,後期多悲歎身世,情調感傷,也流露出對中原的懷念。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徑,語言清麗。論詞強調協律,崇尚典雅,提出詞“彆是一家”之說,反對以作詩文之法作詞。能詩,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時詠史,情辭慷慨,與其詞風不同。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已散佚。後人有《漱玉詞》輯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李清照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