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陸遊的诗 > 蝶戀花·桐葉晨飄蛩夜語

《蝶戀花·桐葉晨飄蛩夜語》

年代: 作者: 陸遊
桐葉晨飄蛩夜語。旅思秋光,黯黯長安路。忽記橫戈盤馬處。散關清渭應如故。江海輕舟今已具。一卷兵書,歎息無人付。早信此生終不遇。當年悔草長楊賦。

作品赏析

【注釋】:
這首詞是陸遊離開南鄭入蜀以後所寫的。上片寫對南鄭戎馬生活的懷念,下片抒發壯誌難酬的感慨。開頭一句“桐葉晨飄蛩夜語”,詞人托物起興,桐葉飄零,寒蛩夜鳴,都引發的是悲秋之景。“晨飄”與“夜語”對舉,表明了同朝至夕,終日觸目盈耳的,無往而非淒清蕭瑟的景象,這就充分渲染了時代氣氛和詞人的心境兩者形成鮮明的對比。第二句“旅思秋光”,承前啟後,“秋光”點明了時間的先後順序,葉落、蟲語,勾起了作者的旅思 :“黯黯長安路 。”這一句有兩重含意,一為寫實,一為暗喻。從寫實方麵來說,當日西北軍事重鎮長安已為金人占領,詞人在南鄭王炎宣撫使幕中時,他們的主要進取目標就是收複長安,而一當朝廷下詔調走王炎,這一希望便化成了泡影長安收複,渺茫無期,道路黯黯,這一切使得詞人不禁淒然神傷從暗喻方麵來說 ,“ 長安”是周、秦、漢、唐的古都,這裡是借指南宋京城臨安。通向京城的道路黯淡無光,隱喻著詞人對南宋小朝廷改變抗金決策的失望。“忽記橫戈盤馬處 ,散關清渭應如故 。”詞人北望長安 ,東望臨安,都使他深為不安,而最使他關切的還是抗金前線的情況,那大散關頭和清澈的渭水之旁,曾是他“橫戈盤馬”之處,也曾是他立誌恢複中原與實現其理想的所在,而今的情況又怎樣呢 ?“忽記”,乃油然想起 ,猛上心頭,“應”字是懸想,但願“如故”,更擔心能否“如故”,也就是說,隨著王炎內調以後形勢的變化,金人會不會乘虛南下呢?表明詞人對國事憂慮的深重。這兩句不是旁斜橫逸的轉折,而是詞人所感情事的變化,詞人聯想起自己那一段不平凡的戰鬥經曆,說明他旅思的內涵,不是個人得失,不是旅途的風霜之苦,而是愛國憂時的情懷。
下邊轉到描寫個人的前途方麵 。“江海輕舟今已具”,承上片“ 旅思”而來,其意來源於蘇軾《臨江仙》“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這句話含有想隱歸江湖的意思。詞人對個人的進退是無所縈懷的,難以忘情的是“ 一卷兵書,歎息無人付”。“一卷兵書”,既可實指他曾向王炎提出過的“經略中原,必自長安始”的一整套進軍策略,也可虛指為抗敵興國的重大報負 ,“無人”不是一般所說的冇有人,而是春秋時期秦國隨會對晉國使臣所說的“ 子無謂秦無人” 中“無人”的意思,也就是慨歎朝廷抗金誌士零落無存,國家前途令人擔憂。歇拍兩句從慨歎轉為激憤 :“早信此生終不遇 ,當年悔草《長楊賦》。”《長楊賦》是西漢辭賦家揚雄的名作,他是為了諷諫漢成帝遊幸長楊宮,縱胡客大校獵才獻上這篇賦的。詞裡活用了這個典故,表明自己如果早知不被知遇,就不會陳述什麼恢複方略了 。這“悔”的後麵是“恨”,透露出詞人的憤憤不平之氣,不過隻用“悔”字表現得婉轉一些罷了。
全詞共四個層次,第一層撫今,第二層思昔,第三層再回到現實,第四層又回顧以住,今昔交織,回環往複,寫得神完氣足。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陸遊简介

陸遊陸遊(1125—1210),字務觀,號放翁。漢族,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南宋詩人。少年時即受家庭中愛國思想熏陶,高宗時應禮部試,為秦檜所黜。孝宗時賜進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軍旅生活,官至寶章閣待製。晚年退居家鄉,但收複中原信念始終不渝。創作詩歌很多,今存九千多首,內容極為豐富。抒發政治抱負,反映人民疾苦,風格雄渾豪放;抒寫日常生活,也多清新之作。詞作量不如詩篇巨大,但和詩同樣貫穿了氣吞殘虜的愛國主義精神。楊慎謂其詞纖麗處似秦觀,雄慨處似蘇軾。著有《劍南詩稿》、《渭南文集》、《南唐書》、《老學庵筆記》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陸遊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