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陸遊的诗 > 點絳唇·采藥歸來

《點絳唇·采藥歸來》

年代: 作者: 陸遊
采藥歸來,獨尋茅店沽新釀。
暮煙千嶂。處處聞漁唱。
醉弄扁舟,不怕黏天浪。
江湖上。遮回疏放。作個閒人樣。

作品赏析

【注釋】:
這首詞作於宋孝宗淳熙年間,陸遊閒居山陰時。淳熙七年(1180),江西鬨水災,陸遊於常平提舉任上,“奏撥義倉賑濟,檄諸郡發粟以予民”(《宋史·陸遊傳》)。事後 ,卻以“擅權”獲罪,遭給事中趙汝愚借故彈劾,罷職還鄉。
詞取材於村居日常生活中的一個片斷,以采藥、飲酒、蕩舟為線索,展示出作者多側麵的生活風貌。上片寫采藥歸來獨沽酒,下片寫醉後弄舟江湖間。詞人罷職歸鄉後,閒居山陰 ,“壯士淒涼閒處老”,“幽穀雲蘿朝采藥 ”,詞人治國之誌難以實現,就采藥治民 ,買醉茅店 。“獨尋”二字寫出了罷官後的寂寞、悠閒。作者獨酌村店新釀,但見暮山千疊,長煙落日,聽得漁舟唱晚,聲聲在耳。這幾句,寫千嶂籠煙,可見江南青山之秀潤,處處漁唱,可想象江上漁舟之悠閒,加上新酒初熟,香溢茅店,聲香嗅味,皆助酒興,詞人不由得陶然醉乎其間,由此引出下片醉弄扁舟的興致 。耳聽漁歌而心羨江上,清風白雲,取之不竭,詞人不禁生起散發扁舟之意,況醉後疏闊縱放,無所顧忌更不怕連天波浪。這一回,定要放浪山水,無拘無束,友漁樵、釣明月,真正享受一回清閒人滋味。
陸遊一生以抗金救國為已任,所以放浪山水,做一個瀟灑送日月的“閒人”,並非他的本意。即便被迫閒居鄉間,他也是閒不住的,采藥、治病、救人,在書劍報國的政治理想落空之後,力求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其平生關懷民生的素誌。但是,詞人畢竟是一位以“ 塞上長城”。自許、對馳騁疆場無限向往的熱血男兒,他所執著追求的是充滿戰鬥快意的人生。村居生活終究難以消釋他心中永不甘於沉淪的英雄豪氣。
因此,放浪山水的閒情逸致,借酒後的豪興以揮斥,正是他深感英雄無用武之地,壯誌難酬的悲憤心情的表現。詞人對“閒人”生活的似正實反的肯定與詠唱,婉曲地表述了鬱積在他心頭的隱痛,是對自己報國欲死無戰場的悲劇命運的自我解嘲。這種似正實反的筆法,給這首詞的風格帶來了灑脫中寓抑鬱的特色。明人楊慎評陸遊詞曰:“纖麗處似淮海,雄慨處似東坡。”毛晉又雲 :“超爽處更似稼軒耳。”(毛刊《放翁詞》跋)從《點絳唇》看,則是超爽中蘊沉鬱。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陸遊简介

陸遊陸遊(1125—1210),字務觀,號放翁。漢族,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南宋詩人。少年時即受家庭中愛國思想熏陶,高宗時應禮部試,為秦檜所黜。孝宗時賜進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軍旅生活,官至寶章閣待製。晚年退居家鄉,但收複中原信念始終不渝。創作詩歌很多,今存九千多首,內容極為豐富。抒發政治抱負,反映人民疾苦,風格雄渾豪放;抒寫日常生活,也多清新之作。詞作量不如詩篇巨大,但和詩同樣貫穿了氣吞殘虜的愛國主義精神。楊慎謂其詞纖麗處似秦觀,雄慨處似蘇軾。著有《劍南詩稿》、《渭南文集》、《南唐書》、《老學庵筆記》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陸遊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