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晏幾道的诗 > 生查子

《生查子》

年代: 作者: 晏幾道
長恨涉江遙,
移近溪頭住。
閒蕩木蘭舟,
誤入雙鴛浦。

無端輕薄雲,
暗作廉纖雨。
翠袖不勝寒,
欲向荷花語。
分类标签:愛情詩

作品赏析

【注釋】:

此詞以一個看似平凡的少女蕩舟遇雨、嬌不勝寒的故事,喻寫了一幕愛情的悲劇,同時也寄托了一個不諳世故者生活坎坷、遭遇不幸的身世感慨。全詞意味深蘊,含蓄婉轉,手法新穎,彆具一格。
開篇兩句起筆不凡,想像奇特。“涉江”,本《古詩十九首》“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 ”之意。女主人公感到離江邊路太遠了,遂移家近溪頭 ,以便涉江采芙蓉 ,而且溪水流入江中,也將會流到所思之處吧!慰情聊勝於無,兩句堪稱“癡絕”之語。三、四句又起波瀾,她搖蕩著木蘭船去采芙蓉,卻不知不覺誤入了雙鴛浦 。“木蘭舟”,以香木製成的船隻,泛指佳美的小船。芙蓉,即指荷花。她在蕩舟緣溪而去,可是卻來到觸動她孤獨情懷之地“雙鴛浦”——鴛鴦成雙作對的水邊。這裡妙在一“誤”字,竟因“雙鴛”這樣美好的字眼引起她的不快,正所謂“傷心人彆有懷抱”。
過片二句借寫泛舟時遇雨,語意雙關,表達了女子被棄時複雜的感情。“無端”,有料想不到之意。那象浮雲般輕薄的男子,竟然毫無理由地玩弄女子的感情,被侮辱被損害的女子卻隻能暗暗地忍受著無窮的痛苦。那幾乎是絕望的哀傷、綿綿的遺恨,在緊揪著人們的心 。“雲 ”、“雨”之喻,本指男女間的歡合,而在本詞中,卻顯得如此淒冷悲涼。這裡用譴責、痛悔、愛憐幾層含意,深刻地寫出被棄女子的心理。末兩句承“簾纖雨 ”,意謂她那單薄的衣裳怎抵擋寒風冷雨?隻好向荷花訴說自己的幽恨 。“翠袖”句本杜甫《佳人》詩:“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杜詩寫一位絕代佳人幽居深穀,與草木相依,而“輕薄”的夫婿卻另有新歡,把她遺棄,佳人貞潔自持,甘過清貧的生活。本詞寫女子“不勝”風雨之寒,既點出她的軟弱無依的可悲處境,也暗示她的清操獨守。然而心靈上的創傷是無法消除的,無人傾訴,隻能悄悄地共荷花相語。“荷花”,與首句“涉江”遙相呼應,有回環往複之妙。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晏幾道简介

晏幾道 晏幾道(1030-1106,一說1038—1110 ,一說1038-1112),男,漢族,字叔原,號小山,著名詞人,撫州臨川文港沙河(今屬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人。晏殊第七子。曆任潁昌府許田鎮監、乾寧軍通判、開封府判官等。性孤傲,晚年家境中落。詞風哀感纏綿、清壯頓挫。一般講到北宋詞人時,稱晏殊為大晏,稱晏幾道為小晏。《雪浪齋日記》雲:“晏叔原工小詞,不愧六朝宮掖體。”《鷓鴣天》中“舞低楊柳樓心月,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晏幾道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