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李商隱的诗 > 登樂遊原

《登樂遊原》

年代: 作者: 李商隱
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
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

作品赏析

【注解】:
1、意不適:心情不舒暢。
2、古原:即樂遊原,是長安附近的名勝,在今陝西省長安以南八百裡的地方。

【韻譯】:
臨近傍晚時分,覺得心情不太舒暢;
駕車登上樂遊原,心想把煩惱遣散。
看見夕陽無限美好,一片金光燦爛;
隻是將近黃昏,美好時光終究短暫。

【評析】:
??這是一首登高望遠,即景抒情的詩。首二句寫驅車登古原的原因:是“向晚意不適”。後二句寫登上古原觸景生情,精神上得到一種享受和滿足。“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二句,素來人們多解為“晚景雖好,可惜不能久留。”今人周汝昌認為:“隻是”二句,“正是詩人的一腔熱愛生活,執著人間,堅持理想而心光不滅的一種深情苦誌。”這種看法,雖有新意,卻不合詩人的身世,也不合詩人當時的情緒。

--引自"超純齋詩詞"bookbest.163.net 翻譯、評析:劉建勳

----------------------------------
  玉谿詩人,另有一首七言絕句,寫道是:“萬樹鳴蟬隔斷虹,樂遊原上有西風,羲和自趁虞泉〔淵〕宿,不放斜陽更向東!”那也是登上古原,觸景縈懷,抒寫情誌之作。看來,樂遊原是他素所深喜、不時來賞之地。這一天的傍晚,不知由於何故,玉谿意緒不佳,難以排遣,他就又決意遊觀消散,命駕驅車,前往樂遊原而去。

  樂遊原之名,我們並不陌生,原因之一是有一篇千古絕唱《憶秦娥》深深印在我們的“詩的攝相”寶庫中,那就是:“……樂遊原上清秋節,鹹陽古道音塵絕。—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玉谿恰恰也說是“樂遊原上有西風”

  。何其若笙磬之同音也!那樂遊原,創建於漢宣帝時,本是一處廟苑,—應稱“樂遊苑”才是,隻因地勢軒敞,人們遂以“原”呼之了。此苑地處長安的東南方,一登古原,全城在覽。

  自古詩人詞客,善感多思,而每當登高望遠,送目臨風,更易引動無窮的思緒:家國之悲,身世之感,古今之情,人天之思,往往錯綜交織,所悵萬千,殆難名狀。陳子昂一經登上幽州古台,便發出了“念天地之悠悠”的感歎,恐怕是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了。如若羅列,那真是如同陸士衡所說“若中原之有菽”了吧。至於玉谿,又何莫不然。可是,這次他驅車登古原,卻不是為了去尋求感慨,而是為了排遣他此際的“向晚意不適”的情懷。知此前提,則可知“夕陽”兩句乃是他出遊而得到的滿足,至少是一種慰藉—這就和曆來的縱目感懷之作是有所不同的了。所以他接著說的是:你看,這無邊無際、燦爛輝煌、把大地照耀得如同黃金世界的斜陽,才是真的偉大的美,而這種美,是以將近黃昏這一時刻尤為令人驚歎和陶醉!

  我想不出哪一首詩也有此境界。或者,東坡的“閒庭曲檻皆拘窘,一看郊原浩蕩春!”庶乎有神似之處吧?

  可惜,玉谿此詩卻久被前人誤解,他們把“隻是”解成了後世的“隻不過”、“但是”之義,以為玉谿是感傷哀歎,好景無多,是一種“冇落消極的心境的反映”,雲雲。殊不知,古代“隻是”,原無此義,它本來寫作“祗是”,意即“止是”、“僅是”,因而乃有“就是”、“正是”之意了。彆家之例,且置不舉,單是玉谿自己,就有好例,他在《錦瑟》篇中寫道:“此情可待(義即何待)成追憶,隻是當時已惘然!”其意正謂:就是(正是)在那當時之下,已然是悵惘難名了。有將這個“隻是當時”解為“即使是在當時”的,此乃成為假設語詞了,而“隻是”是從無此義的,恐難相混。

  細味“萬樹鳴蟬隔斷虹”,既有斷虹見於碧樹鳴蟬之外,則當是雨霽新晴的景色。玉谿固曾有言曰:“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大約此二語乃玉谿一生心境之寫照,故屢於登高懷遠之際,情見乎詞。那另一次在樂遊原上感而賦詩,指羲和日禦而表達了感逝波,惜景光,綠鬢不居,朱顏難再之情—這正是詩人的一腔熱愛生活、執著人間、堅持理想而心光不滅的一種深情苦誌。若將這種情懷意緒,隻簡單地理解為是他一味嗟老傷窮、殘光末路的作品,未知其果能獲玉谿之詩心句意乎。毫厘易失,而賞析難公,事所常有,焉敢固必。願共探討,以期近是。

  (周汝昌)
--------------------------------------------------
△兩京新記。漢宣帝樂遊廟。一名樂遊苑。亦名樂遊原。基地最高。四望寛敞。
-----------朱鶴齡(清)《李義山詩集注》-----------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李商隱简介

李商隱李商隱,晚唐著名詩人。擅長駢文寫作,詩作文學價值也很高,他和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因詩文與同時期的段成式、溫庭筠風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裡排行第十六,故並稱為“三十六體”。其詩構思新奇,風格濃麗,尤其是一些愛情詩寫得纏綿悱惻,為人傳誦。但過於隱晦迷離,難於索解,至有“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之說。因處於牛李黨爭的夾縫之中,一生很不得誌。死後葬於家鄉沁陽(今沁陽與博愛縣交界之處)。作品收錄為《李義山詩集》。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李商隱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