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周邦彥的诗 > 夜飛鵲·河橋送人處

《夜飛鵲·河橋送人處》

年代: 作者: 周邦彥
河橋送人處,良夜何其?斜月遠墮餘輝。
銅盤燭淚已流儘,霏霏涼露沾衣。
相將散離會,探風前津鼓,樹杪參旗。
花驄會意,縱揚鞭、亦自行遲。

迢遞路回清野,人語漸無聞,空帶愁歸。
何意重經前地,遺鈿不見,斜徑都迷。
兔葵燕麥,向殘陽、影與人齊。
但徘徊班草,欷噓酹酒,極望天涯。 
分类标签:送彆詩 宋詞三百首

作品赏析

【注釋】:
這首詞,上片寫送彆,下片寫彆後之思。詞中運用陪襯、反襯、熔情入景、化用前人詩文之語等多種手法,細膩曲折地寫出了送彆懷人的悲淒與深情。全詞所表現的惜彆、懷舊之情,顯得極為蘊藉,隻於寫景、敘事、托物上見之,而不直接流露。
起兩句“河橋送人處,良夜何其?”寫送彆的地點、時間。時間是在夜裡,夜是美麗的,又是溫馨可念的 ,故曰“良”;聯係後文,地點是靠近河橋的一個旅店或驛站 ;用《詩·小雅·庭燎》的“ 夜如何其”問夜到什麼時分了,帶出後文。“斜月遠墮餘輝;銅盤燭淚已流儘 ,霏霏涼露沾衣。”夜是露涼有月的秋夜 。但送彆情人 ;依依不舍,故要問“夜何其”,希望這個臨彆溫存的夜晚還未央 、未艾 。可是這時候 ,室內銅盤上已是蠟儘燭殘 ,室外斜月餘光已漸收墜,霏霏的涼露濃到會沾人衣,居然是“夜向晨”了,即是良夜苦短、天將向曉的時候。這三句以寫景回答上文;又從景物描寫上襯托臨彆時人心的淒惻和留戀 。“斜、墮、餘、涼”,都是帶有感情色彩的字;“燭淚 ”更是不堪 。周邦彥詞喜運化唐詩。“燭淚”句即運化杜牧《贈彆》詩“蠟燭有心還惜彆,替人垂淚到天明 ”,李商隱《無題》詩“蠟炬成灰淚始乾”。
“ 相將散離會,探風前津鼓,樹杪參旗。”收束前麵描寫,再伸展一層,說臨彆前的聚會,也到了要“散離”的時候 ,那就得探看樹梢上星旗的光影 ,諦聽渡口風中傳來的鼓聲 ,才不致誤了行人出發的時刻。
“參旗 ”,星名,它初秋黎明前出現於天東,更透露了夜的季節性。鼓,可能指渡頭的更鼓,也可能指開船鼓聲,古代開船有擊鼓為號的。觀察外麵動靜,是為了多留些時 ,延遲“散離”,到了非走不可的時候才走,從行動中更細膩的寫出臨彆時的又留戀、又提心吊膽的心情。“花驄會意,縱揚鞭、亦自行遲。”寫到出發。大約從旅舍到開船的渡口,還有一段路,故送行者,又騎馬送了一段。從騎馬,見出送行者是男性 ;從下文“遺鈿”,見出行者是女性。這段短途送行 ,作者還是不忍即時與情人分彆 ,希望馬走得慢點,時間挨得久點。詞不直說自己心情,卻說馬兒也理解人意,縱使人要揮鞭趕它,它也不忍快走,這裡用擬人手法,將離情彆緒層曲婉轉的道出。
過片“迢遞路迴清野,人語漸無聞,空帶愁歸。”三句接寫送彆後歸途。情人一去,作者孤獨地帶著離愁而歸 ,故頓覺野外寂寞清曠 ,歸途遙行,對同一空間的前後不同感覺,也是細膩地反映送彆的複雜心情。“何意重經前地,遺鈿不見,斜徑都迷。”這三句是一個大的轉折,轉得無痕,使人幾乎難以辨認。讀了這幾句 ,才了解上麵所寫的,全是對過去的回憶,從這裡起才是當前之事,這樣,才使人感到周詞在結構上的細微用心,在時空轉換上的大膽處理,感到這裡真能使上片“ 儘化雲煙”。《海綃說詞》說“河橋”句是“逆入”,“前地”句是“平出”,“逆”即逆敘以往 ,“平”即平敘當前。這裡的第一句領起後文。直貫到全詞結尾;第二句情人去後,不見遺物,更無餘香餘澤可求 ;第三句寫舊時路徑,已迷離難認,“兔葵燕麥 ,向斜陽、影與人齊。”送彆是在晚上和天曉時候;重遊則在傍晚,黃昏中的斜陽,照著高與人齊的兔葵 、燕麥的影子 。這兩句描繪“斜徑都迷”之景,有意點出不同期間;又用劉禹錫《再遊玄都觀》詩序“惟兔葵燕麥,動搖於春風有”的典故,表示事物變遷之大。感慨人去物非的細膩心情,完全寄寓於景,不直接流露,故《藝蘅館詞選》載梁啟超評這兩句詞說:“與柳屯田之‘曉風殘月’,可稱送彆詞中雙絕,皆熔情入景也。”下麵三句:“但徘徊班草,欷歔酹酒 ,極望天西。”說在過去列坐的草地上,徘徊酹酒,向著情人遠去的西邊方向,望極天邊,而欷歔歎息,不能自已。“欷歔”二字,直接摹態抒情。
這首詞寫情細膩、沉著,語句起伏頓挫,結構上層層伸展,時空變幻靈動飛揚,過渡自然,風格上哀怨而渾雅,堪稱送彆懷人作品中的上乘之作。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周邦彥简介

周邦彥 周邦彥(1056年-1121年),中國北宋末期著名的詞人,字美成,號清真居士,漢族,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曆官太學正、廬州教授、知溧水縣等。徽宗時為徽猷閣待製,提舉大晟府。精通音律,曾創作不少新詞調。作品多寫閨情、羈旅,也有詠物之作。格律謹嚴。語言典麗精雅。長調尤善鋪敘。為後來格律派詞人所宗。舊時詞論稱他為“詞家之冠”。有《清真集》傳世。    周邦彥神宗時為太學生,因歌頌新法被擢為太學正,累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周邦彥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