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薑夔的诗 > 浣溪沙 丙辰歲不儘五日,吳鬆作。

《浣溪沙 丙辰歲不儘五日,吳鬆作。》

年代: 作者: 薑夔
雁怯重雲不肯啼,
畫船愁過石塘西,
打頭風浪惡禁持。

春浦漸生迎棹綠,
小梅應長亞門枝;
一年燈火要人歸。

作品赏析

【注釋】:
這首詞寫還家過年之情。過年是中國家庭天倫之樂的重要體現。家往往是中國人人生理想的起點和躲風避雨的港灣。特彆是對多年飄泊在外的遊子,家的感覺異常溫馨。白石一生布衣,以清客身份依人籬下,輾轉飄泊,除夕不能回家過年,已是常事。宋寧宗慶元二年丙辰(1196)除夕前五日,白石從無錫乘船歸杭州(當時白石移家杭州 ,依張鑒門下),途中經過吳鬆,遂作此詞。
“雁怯重雲不肯啼。”起筆寫向空中。大雁無聲,穿過重雲,飛向南方。南方溫暖,對大雁來說,是一溫馨的家。長空彤雲重重密布,雁兒心情緊張,故說“怯”字。但雁兒急於回家,一個勁往南飛,故不肯啼。此一畫麵,恰成詞人歸心似箭的寫照。妙 。“畫船愁過石塘西,次句寫出自己。石塘,蘇州之小長橋所在。句中著一愁字,便似乎此一畫船,是載了滿船清愁而行。又妙。既是歸家,又有何愁?原來是:“打頭風浪惡禁持 。”歇拍展開水麵 。頭指船頭。惡者,甚辭,猛也、厲害也 。禁持,擺布也,禁,念陰平。都是宋人口語。滿河風浪,猛打船頭,阻擋詞人歸路。人間有風浪猛打船頭。天上,有重雲遮攔鳥道。又怎得令人不愁 !然而,南飛之雁,豈是重雲所可遮攔?歸家之人,又豈是風浪所能阻擋?
“春浦漸生迎棹綠”。過片仍寫水麵 ,意境卻已煥然一新。浦者水濱,此指河水。河水漲綠,漸生春意,輕拍槳櫓。雖雲漸生,可是春之一字,冠於句首,便覺已是春波駘蕩,春意盎然。歇拍與過片,對照極其鮮明。從狂風惡浪過變而為春波蕩漾,從風浪打頭緊接便是春波迎槳 ,畫境轉變之大,筆力幾於回天。真有“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陸遊詩)的突兀感和欣悅感。筆峰驟轉,卻不顯得生硬,兩相對照,隻覺筆意輕靈,意境超逸。時猶臘月,詞人眼中之河水已儼然是一片春色,則此時詞人之心中,自是一片溫暖 。“小梅應長亞門枝。”下句更翻出想象。離家已久之詞人,揣想此時之家中,門前小梅,新枝生長,幾乎高與門齊了。此一意境,何其馨逸,又何其溫柔。小梅之句,頗似有一番喻意,暗示兒女之生長。經年飄泊在外之人,每一還家,乍見兒女又長高如許,其心情之喜慰,可想而知 。小梅應長亞門枝,正是這種人生體驗之一呈現。“一年燈火要人歸。”結筆化濃情為淡語。除夕守歲之燈火,一年一度而已矣。燈火催人快回家,歡歡喜喜過個年。一筆寫出家人盼歸之殷切,亦寫出自己歸心之急切。此是全幅詞情發展之必然結穴,於淡語中見深情。
此詞的顯著藝術特色,是以哀景寫歡樂,以淡筆寫濃情。上片以雁怯重雲,畫船載愁,浪打船頭等慘淡景象反襯歸家之歡欣,下片的春浦漸綠,小梅長枝,燈火催歸等淡語寫想法的濃情。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薑夔简介

薑夔 薑夔,南宋文學家,音樂家。往來鄂、贛、皖、蘇、浙間,與詩人詞家楊萬裡、範成大、辛棄疾等交遊。在他所處的時代,南宋王朝和金朝南北對峙,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都十分尖銳複雜。戰爭的災難和人民的痛苦使薑夔感到痛心,但他由於幕僚清客生涯的局限,雖然為此也發出或流露過激昂的呼聲,而淒涼的心情卻表現在一生的大部分文學和音樂創作裡。慶元中,曾上書乞正太常雅樂,一生布衣,靠賣字和朋友接濟為生。他多才多藝,精通音律,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薑夔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