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辛棄疾的诗 > 生查子 獨遊雨岩

《生查子 獨遊雨岩》

年代: 作者: 辛棄疾
溪邊照影行,天在清溪底。
天上有行雲,人在行雲裡。

高歌誰和餘?空穀清音起。
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
分类标签:山水詩 孤獨 壯誌難酬

作品赏析

【注釋】:
這是辛棄疾作品中又一首即事敘景、寓情於事之作。此詞作年雖然難以確考,不過可以肯定這是詞人削職閒居、退居帶湖期間 ,“倦途卻被行人笑,隻為林泉有底忙”(《鷓鴣天 》)的情況下寫作的。題目中的“雨岩”,位於江西永豐縣西二十裡的博山腳下。據韓淲《澗泉集》卷十二一首題為《朱卿入雨岩,本約同遊,一詩呈之》的詩中說 :“雨岩隻在博山隈,往往能令俗駕回。挈杖失從賢者去 ,住庵應喜謫仙來。中林臥壑先藏野,盤石鳴泉上有梅⋯⋯”由此可以想見當地風光之清幽。作者留連雨岩,填詞賦詩,以抒發其情懷。
本詞前二句“溪邊照影行,天在清溪底 ”,寫的是詞人在溪邊行,從溪水倒影中照出,可見溪水的清澈。溪中倒影不但有人,而且有天,天在溪底,把清溪之“清”寫儘。溪水平明如鏡,人影隻是水鏡中一點,其背景有廣闊的天空,一齊照入溪水,從中使人得知溪麵之大。但天空本是青冥無物,照入水底如何見出?於是借“行雲”來點明。行雲本在天,如今水底的天反借行雲而見 ,這是詞人體物精到處。“天上有行雲”句 ,如果理解為天上之天 ,就冇有什麼意義,這裡說的是水底之天,它承上補足“天在清溪底”句,啟下引出“人在行雲裡”句。這個“人”是遙應首句溪水中的“照影 ”,這才有“在(水底天的)行雲裡”的視覺感受。以上四句全從清溪倒影落墨,表現的是詞人當時那種自覺行走於藍天之上、白雲之中的飄飄似仙的獨特感受和恬靜愉悅的心情。唐朝詩人賈島在《送無可上人》中曾寫過“獨行潭底影,數息樹邊身”兩句,寫的正是這種感受,但又不如這首詞來得清新自然,富於韻味。
接下來兩句“高歌誰和餘?空穀清音起 ”,作者又另辟新境。寫自己“高歌”而問“誰和餘 ”,意在殷切希望有相和者。不聞有人和,隻有“空穀”中響起“清音”,表達了作者心境之孤獨。這種孤獨感,恐怕不能隻理解為冇有旅遊的伴侶,必須同詞人當時特殊的處境聯係起來理解 。多少年來,作者力主抗金、和者甚寡,反而遭到排擠和打擊,從句中可以看到詞人壯誌難酬的憤懣之情的有意無意的流露。後二句“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寫得極細膩 。蘇軾《夜泛西湖》五絕句中,有句雲 :“湖光非鬼亦非仙,風恬浪靜光滿川 。”詞人在這裡借用了“非鬼亦非仙”五字,表現的是他聽到“ 空穀清音起”後的心理活動。
他“高歌 ”之後 ,在這空曠之地,聽到“空穀”的“清音 ”,起初懷疑是鬼怪發出的,繼又懷疑是神仙發出的,末了才又加以否定,得出“非鬼亦非仙”的結論。然而,究竟是什麼發出的“清音”呢?原來是“一曲桃花水 ”。《禮記·月令》說:“仲春之月,始雨水,桃始華。”《漢書·溝洫誌 》“來春桃華水盛”注引《月令》後解說:“蓋桃方華時,既有雨水,川穀冰泮,眾流猥集,波瀾盛長,故謂之桃華水耳。”“一曲桃花水 ”,潺潺長流,清音流轉寄托了詞人身處逆境,不改報國之誌,而又孤獨無援的憂鬱之情。
此詞上闋以寫形為主,筆法自然平實,下闋以寫聲為主,筆法婉轉曲折,虛實結合,相得益彰。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辛棄疾简介

辛棄疾辛棄疾(1140-1207)南宋詞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彆號稼軒,曆城(今山東濟南)人。出生時,中原已為金兵所占。21歲參加抗金義軍,不久歸南宋。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使等職。一生力主抗金。曾上《美芹十論》與《九議》,條陳戰守之策,顯示其卓越軍事才能與愛國熱忱。其詞抒寫力圖恢複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誌難酬的悲憤,對當時執政者的屈辱求和頗多譴責;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詞,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作品集有《稼軒長短句》,今人輯有《辛稼軒詩文鈔存》。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