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杜甫的诗 > 古柏行

《古柏行》

年代: 作者: 杜甫
孔明廟前有老柏,柯如青銅根如石。
霜皮溜雨四十圍,黛色參天二千尺。
君臣已與時際會,樹木猶為人愛惜。
雲來氣接巫峽長,月出寒通雪山白。
憶昨路繞錦亭東,先主武侯同閟宮。
崔嵬枝乾郊原古,窈窕丹青戶牖空。
落落盤踞雖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風。
扶持自是神明力,正直原因造化功。
大廈如傾要梁棟,萬牛回首丘山重。
不露文章世已驚,未辭翦伐誰能送。
苦心豈免容螻蟻,香葉終經宿鸞鳳。
誌士幽人莫怨嗟,古來材大難為用。

作品赏析

【注解】:
1、先主:指劉備。
2、落落:獨立不苟合。
3、不露文章:指古柏冇有花葉之美。

【韻譯】:
孔明廟前有一株古老的柏樹,
枝乾色如青銅根柢固如盤石。
樹皮潔白潤滑樹乾有四十圍,
青黑色朝天聳立足有二千尺。
劉備孔明君臣遇合與時既往,
至今樹木猶在仍被人們愛惜。
柏樹高聳雲霧飄來氣接巫峽,
月出寒光高照寒氣直通岷山。
想昔日小路環繞我的草堂東,
先生廟與武侯祠在一個?宮。
柏樹枝乾崔嵬郊原增生古致,
廟宇深邃漆繪連綿門窗寬空。
古柏獨立高聳雖然盤踞得地,
但是位高孤傲必定多招烈風。
它得到扶持自然是神明偉力,
它正直偉岸原於造物者之功。
大廈如若傾倒要有梁棟支撐,
古柏重如丘山萬年也難拉動。
它不露花紋彩理使世人震驚,
它不辭砍伐又有誰能夠采送?
它雖有苦心也難免螻蟻侵蝕,
樹葉芳香曾經招來往宿鸞鳳。
天下誌士幽人請你不要怨歎,
自古以來大材一貫難得重用。

【評析】:
??此詩是比興體。詩人借讚久經風霜、挺立寒空之古柏,以稱雄才大略、耿耿忠心的孔明。句句詠古柏,聲聲頌武侯。寫古柏古老,借以興起君臣際會,以老柏孤高,喻武侯忠貞。
??詩的前六句為第一段,以古柏興起,讚其高大,君臣際會。“雲來”十句為第二段,由夔州古柏,想到成都先主廟的古柏,其中“落落”兩句,既寫樹,又寫人,樹人相融。“大廈”八句為第三段,因物及人,大發感想。最後一句語意雙關,抒發詩人宏圖不展的怨憤和大材不為用之感慨。

--引自"超純齋詩詞"bookbest.163.net 翻譯、評析:劉建勳
--------------------------------------------------
  【鶴注】此大曆元年至夔州作。趙次公曰:成都先主廟,武侯祠堂附焉。夔州先主廟、武侯廟各彆。此詩雲“孔明廟前有老柏”,蓋指夔州柏也,中雲“憶昔路繞錦亭東,先主武侯同閟宮”,追言成都廟中柏也。公《夔州十絕》雲“武侯祠堂不可忘,中有鬆柏參天長”,此可證也。蔡夢弼曰:成都先主廟西院,即武侯祠,有武侯手植古柏,公《蜀相》詩雲“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此又一證也。田況《古柏記》:自唐季調瘁,曆王孟二國,蠹槁尤甚。然以祠中樹,無敢伐者。宋乾德丁卯歲仲夏,枯柯複生,日益敷茂,觀者歎聳,以為榮枯之變,應時治亂,目三分迄今,八百餘年矣。明季,蜀經張獻忠之亂,成都老柏,今不夏存。

  孔明廟前有老柏,柯如青銅根如石。霜皮溜雨四十圍,黛色參天二千尺①。雲來氣接巫峽長②,月出寒通雪山白③。君臣已與時際會④,樹木猶為人愛惜⑤。

  (首詠夔州柏,而以君臣際會結之。銅比乾之青,石比根之堅。霜皮溜雨,色蒼白而潤澤也。四十圍,二千尺,形容柏之高大也。氣接巫峽,寒通雪山,正從高大處想見其聳峙陰森氣象耳。君臣際會,即起下先主武侯。巫峽在東而近,雪山在西而遠。)

  ①【朱注】四十圍、二千尺,皆假象為詞,非有故實。《夢溪筆談》譏其太細長,《細素雜記》以古製圍三徑一駁之,次公注又引南鄉故城社柏大四十圍,皆為鄙說。考《水經注》,社柏本雲三十圍,亦與此不合。任昉《述異記》:盧氏縣有盧君塚,塚傍柏二株根,勁如銅石。劉越石《扶風歌》:“上枝拂青雲,中心十數圍。”江淹《竹賦》:“黛色參天。”何光遠《鑒戒錄》曰:沈存中《筆談》:杜《古柏行》“霜皮溜雨四十圍,黛色參天二千尺”,四十圍乃是徑七尺,無乃太細長乎?餘謂四十圍若以古製論之,當有百二十尺,即徑四十尺矣,安得雲七尺也。武侯廟柏,當從古製為定,則徑四十尺,其長二千尺又宜矣,豈得以太細長疑之。今按:古柏雖極高大,亦不能至二百丈,隻是極形容之辭,如《秦州》詩“高柳半天青”,柳豈能高至半天乎?②蕭懿詩:“雲來覺山近。”《宜都山川記》:“巴東三峽巫峽長。”③《詩》:“月出皎兮。”④張衡《同聲歌》:“邂逅承際會。”⑤《左傳》:“思其人猶愛其樹,況用其道而不恤其人乎?”

  憶昨路繞錦亭東①,先主武侯同閟宮②。崔嵬枝乾郊原古③,窈窕丹青戶牖空④。落落盤踞雖得地⑤,冥冥孤高多烈風⑥。扶持自是神明力⑦,正直元因造化功⑧。

  (此詠成都柏,而以神力化功結之。郊原古,有古致也。戶牖空,虛無人也。此柏下雖得地,而上受風侵,至今長存無恙者,蓋以神明嗬護,為造化鐘靈耳。)

  ①廟在錦城之西,不當言城東,當以亭東為正。【朱注】嚴武有《寄題社二錦江野亭》詩,故曰錦亭。②【錢箋】《寰宇記》:先主廟在成都府西八裡,惠陵東七十步。武侯祠在先主廟西。《成都記》:先主廟西院即武侯廟,廟前有雙大柏,古峭可愛,人雲諸葛手植。陸遊《跋古柏圖》:餘在成都,屢至昭烈惠陵,此柏在陵旁廟中,忠武侯室之南,所雲“先主武侯同閟宮”者,與此略無小異。《詩》:“閟宮有恤。”③蕭子範詩:“郊原共超。”④《詩正義》:所居之宮形狀。窈窕,幽深而閒靜也。《魯靈光殿賦》:“旋室娟以窈窕。”《司馬相如傳》:“丹青赭堊。”鮑照詩:“開軒當戶牖。”⑤杜篤《首陽山賦》:“長鬆落落。”《西京雜記》:中山王《文木賦》:“或如龍盤虎踞。”沈約《高鬆賦》:“鬱彼高鬆,棲根得地。”⑥陸機《豪士賦序》:“欲隕之葉,無所借烈風。”⑦《天台山賦》:“實神明之所扶持。”⑧《莊子》:“受命於地,惟鬆柏獨也正。”《左傳》:內史過曰:“神聰明正直而壹者也。”王羲之詩:“大矣造化功,萬殊莫不均。”

  大廈如傾要梁棟①,萬牛回首丘山重②。不露文章世已驚③,未辭剪伐誰能送④。苦心豈免容螻蟻⑤,香葉終經宿鸞鳳⑥。誌士幽人莫怨嗟⑦,古來材大難為用⑧。

  (此從詠柏寄慨,而以材大難用結之。濟世大任,必須大材。間世大材,須是大用。能用則為宗臣名世,不用則為誌士幽人,此末段托喻大意。大廈四句,伏下材大難用。容螻蟻,傷其赤心已儘。宿鸞鳳,喜其餘芳可挹。賦中皆有比義。此章,三韻分三段,每段自為起結。)

  ①《文中子》:“大廈之傾,非一木所支。”《晉書》:袁粲見王儉而歎曰:“宰相之材也。栝柏豫章雖小,已有棟梁之器。”②杜預《水災疏》:“所留好種萬頭。”此萬牛所本。鮑照詩:“丘山不可勝。”③《文木賦》:“既剝既刊,見其文章。”《楚辭》:“青黃雜糅,文章爛兮。”④《詩》:“蔽芾甘棠,勿剪勿伐。”⑤郭璞《蚍蟻賦》:“屬莫賤於螻蟻。”⑥謝承《後漢書》:“方儲遭母憂,種鬆柏,鸞棲其上。”《焦氏易林》:“枝葉盛茂,鸞鳳以庇。”⑦何遜詩:“臨川何怨嗟。”⑧《杜臆》:才大難為用,出王充《論衡》,即孔子道大莫容意。邵注引《莊子》樗樹大而無用,不切。黃常明曰:“不露文章世已驚,未辭剪伐誰能送”,先器識後文藝,與浮華炫露者自異也。“大廈如傾要梁棟,萬牛回首丘山重”,此賢者難進而易退,非其招不往也。

  王嗣奭曰:公生平極讚孔明,蓋竊比之意。孔明才大而不儘其用,公嘗自比稷契,而人莫之用,故篇終結出材大難用,此作詩本旨發興於古柏者。不然,廟樹豈真梁棟之需哉。

  範元實曰:詩有形似之語,若詩人賦“蕭蕭馬鳴,悠悠旆旌。”是也。有激昂之語,若詩人興“周餘黎民,靡有孑遺”是也。古人形似之語,如鏡取形,燈取影。激昂之語,孟子所謂“不以文害辭,不以辭害意”者。今遊武侯廟,然後知《古柏》詩所謂“柯如青銅根如石”,信然,決不可改,此乃形似之語。“霜皮溜雨四十圍,黛色參天二千尺。雲來氣接巫峽長,月出寒通雪山白”,此乃激昂之語。不如此,則不見柏之高大也。文章固多端,然警策處往往在此兩體。

  《夢溪筆談》曰:樂天《長恨歌》雲:“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峨嵋在嘉州,與幸蜀路全無涉。子美武侯廟《柏》詩雲:“霜皮溜雨四十圍,黛色參天二千尺。”四十圍,乃徑七尺,無乃太細長耶!此皆文章之病也。

  少陵題先主武侯詩,特具論世知人之識,從古詩家所僅見者。宋儒王十朋《梅溪集》有祭文二首,短句拈韻,堪與少陵相為羽翼。其《謁昭烈廟》雲:“嗚呼!東都之季,盜窺神器。分鼎者三,帝乃劉氏。有高皇度,有光武氣。有王佐臣,無中原地。以區區蜀,抗大國二。天壓漢德,壯圖弗遂。功雖少貶,四海歸義。永安故宮,遺跡可記。君臣有廟,英雄墮淚。歲月浸遠,棟宇莫治。來守是邦,過而興喟。一新廟貌,薄薦殽胾。傍觀八陣,細讀三誌。我雖有酒,不祀曹魏。”又《謁武侯廟》雲:“丞相忠武,蜀之伊呂。高臥南陽,悲吟《梁甫》。草廬之中,三顧先主。將漢是興,非劉昌與。君臣魚水,蛟龍雲雨。才十曹丕,誌小寰宇。假令無死,師一再舉。吳魏可吞,禮樂可許。寧使英雄,墮淚今古。將略非長,庸史之語。受命天子,來帥茲土,夢觀八陣,果至夔府。廟貌僅存,風流可睹。旁有關張,一龍一虎。安得斯人,以消外侮?”
-----------仇兆鼇 《杜詩詳注》-----------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杜甫简介

杜甫杜甫(公元712—公元770),漢族,河南鞏縣(今鞏義市)人。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杜少陵,杜工部等,盛唐大詩人,世稱“詩聖”,現實主義詩人,世稱杜工部、杜拾遺,代表作“三吏”(《新安吏》《石壕吏》《潼關吏》)“三彆”(《新婚彆》《垂老彆》《無家彆》)。原籍湖北襄陽,生於河南鞏縣。初唐詩人杜審言之孫。唐肅宗時,官左拾遺。後入蜀,友人嚴武推薦他做劍南節度府參謀,加檢校工部員外郎。故後世又稱他杜拾遺、杜工部。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一生寫詩1500多首,詩藝精湛,被後世尊稱為“詩聖”。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杜甫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