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宋代詩人 > 朱淑真的诗 > 菩薩蠻·山亭水榭秋方半

《菩薩蠻·山亭水榭秋方半》

年代: 作者: 朱淑真
山亭水榭秋方半。鳳幃寂寞無人伴。
愁悶一番新。雙蛾隻舊顰。
起來臨繡戶。時有疏螢度。
我謝月相憐。今宵不忍圓。
分类标签:閨怨詩 描寫月亮 孤獨

作品赏析

【注釋】:
朱淑真本人的愛情生活極為不幸,作為一位女詞人,她多情而敏感。詞中寫女主人公從缺月獲得安慰,不啻是一種含淚的笑顏。無怪魏仲恭在《朱淑真斷腸詩詞序》中評價其詞為“清新婉麗,蓄思含情,能道人意中事,同豈泛泛者所能及”。
“春秋多佳日”山亭水榭 ”的風光當分外迷人,但詞人卻以極冷漠的筆調作出此詞,因為“良辰美景奈何天”,消除不了“鳳幃”中之“寂寞”——獨處無郎,還有什麼賞心樂事可言呢?“鳳幃”句使人聯想到李商隱《無題》詩中的名句:“重幃深下莫愁堂,臥後清宵細細長”。如此情狀 ,叫人怎不顰眉,怎不愁悶?有意味的是,詞人使“愁悶”與“顰眉”分屬於“新”“舊”二字。“舊”字以見女主人公愁情之久長“新”字則表現其愁情之與日俱增。一愁未去,一愁又生 ,這是“新”;而所有的愁都與相思有關,這又是“舊”。“新”“舊”二字相映成趣,更覺情深。
輾轉反側,失眠多時,於是乃有“起來”而“臨繡戶 ”似乎是在期待心上人的到來。然而戶外所見,隻不過“時有疏螢度”而已,其人望來終不來。此時,女主人公空虛寂寞的情懷,是難以排遣的。在這關鍵處,詞人又卻又寫出了一絲安慰,也算是自慰吧!詞人給她一點安慰,一輪缺月,高掛中天,並賦予它人情味,說它因憐憫閨中人的孤棲,不忍獨圓。“多謝”二字,癡極妙極。同是寫孤獨情懷,蘇東坡在圓月上做文章 :“不應有恨 ,何事長向彆時圓”;朱淑真則在缺月上做文章“ 多謝月相憐,今宵不忍圓。”移情於物,怨謝由我,真有異曲同工同妙。此詞最有興味之所在正是結尾兩句。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朱淑真简介

朱淑真 朱淑真(約1135~約1180),號幽棲居士,宋代女詩人,亦為唐宋以來留存作品最豐盛的女作家之一。南宋初年時在世,祖籍歙州(治今安徽歙縣),《四庫全書》中定其為“浙中海寧人”,一說浙江錢塘(今浙江杭州)人。生於仕宦之家。夫為文法小吏,因誌趣不合,夫妻不睦,終致其抑鬱早逝。又傳淑真過世後,父母將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其餘生平不可考,素無定論。現存《斷腸詩集》、《斷腸詞》傳世,為劫後餘篇。   一、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朱淑真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