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清朝詩人 > 納蘭性德的诗 > 蝶戀花·辛苦最憐天上月

《蝶戀花·辛苦最憐天上月》

年代: 作者: 納蘭性德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夕如環,夕夕都成玦。
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

無那塵緣容易絕,燕子依然,軟踏簾鉤說。
唱罷秋墳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棲蝶。
分类标签:愛情詩 悼亡詩 婉約詩

作品赏析

古人與自然親,今人寧與物質親。天上月即是重要一例。月對古人來說,可以親,可以敬,可以怨,可以恨。李煜說:“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太白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蘇子說“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容若說“辛苦最憐天上月”。而現代天文學和航空的發展使人認識到月亮不過星際的一顆小行星,還是地球的衛星,看見月食隻當是天文景觀,不會敲鑼打鼓的驚慌,相反倒很激動——等了這麼多天終於看見月食了!
登上月球以後我們對月亮的認識更加平實而僵化。知道月亮上遍地沙礫,生物滅絕,根本冇有廣寒宮,冇有兔子和桂花樹,也冇有寂寞的嫦娥和伐樹的吳剛。情意和思維變成剛正而有規律。失卻了古人仰視未知的敬畏之心和幻想的快樂。
你約會一個人,會用手機或者msn,不再需要偷偷逾牆而入,生怕驚動了人家的父母和狗;不再需要字斟句酌的寫好約信,低聲下氣地轉托紅娘,是很爽利,然而同時,你也永遠不會知道“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有怎樣的忐忑曼妙。
你思念一個人,對他說,今天晚上幾點,我們網上見,你開了視頻,從邀請到連接不過一分鐘,多麼快捷,古人渴望的天涯若比鄰。隻在你的彈指之間。你清晰的看見想念的人,可惜也失去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的心有靈犀。
你想念家鄉和父母,如果時間來的及,你可以乘飛機回去看他們,再遠的地方,也不過數天時間。如果來不及,你可以打電話,中國電信會竭誠為你提供各種周全的服務,他們不怕你消費,而惟恐你不消費。記住。這是個消費至上的時代。如此,還需要和李白一樣發出:“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的感喟嗎?
從什麼時候開始,神話被我們親手捏碎,如水的月光,被我們遺失了。
西方哲學強悍的地位,使人接受物質統治的觀念,靈魂的不死不滅宛如虛無笑談,是與科學的概念不符的。於是,人相信人一旦死去將不具有任何意義,思念也是枉然。容若在《沁園春》詞前《自序》中道寫:“了巳重陽前三日,夢亡婦澹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複能記。但臨彆有雲:‘銜恨願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婦素未工詩,不知何以得此也。”這樣的想法和哀思,化月之說,在今天的人看來,是憂美但不實的。你幾曾再見過一個男人,為了自己的老婆對月吟詩,不要說死了的,活著你都看不到。
“若似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若你果如皎月照我餘生,我亦可不畏嚴寒,不辭辛苦地飛到那冰冷月宮,去溫暖你的身體。此一句,披肝瀝膽,情之所終至死不逾。千古情話也!
這樣的話,現代男子連發夢時都不會說。你在他枕邊吹氣,撥弄他的耳垂,追問他愛不愛你,通常得到的答複是——彆鬨了,明天還要上班。
是的,彆鬨了!肯每個月按時交上家用的已屬珍稀物種,他為你,可能在朋友中間承擔了“氣管炎”的綽號。如是,該感激涕臨了。想他同你化蝶雙飛,共許來生麼?塵緣易絕剛剛好。感謝老天幫忙讓我不用費心找借口分手。
容若這闋《蝶戀花》淒美,卻不減清靈。“辛苦最憐天上月,一夕如環,夕夕都成玦。”“環”和“玦”皆為美玉製成的飾物,古人佩在身上。“環”似滿月,“玦”似缺月。物理相通,容若以尋常佩物解自然之物,可見其格物,常懷世事難圓的隱恨,此句比之蘇子的“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深情勝之,豁達減之,各得其所。
化蝶之說,魏晉開始不絕於書,然而用得最切,也最感人的,無疑是容若。因有些文人不過是借典煽情,而他,是真正感同身受,心向往之。
這樣的男人,雖然有時多愁善感的讓人發膩,卻不失為一個好男人。怪不得現時很多女子打出了“嫁人當嫁納蘭君”的口號。容若是許仙式的男人。一個依依挽手,細細畫眉的美少年,給你講最好聽的話語來熨帖心靈。而你在他的護衛下,永遠都是枝頭上最鮮嫩的新芽,床前低眉才見的明月光。惹到無數豔羨的目光。
——多麼妄想。
(安意如)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納蘭性德简介

納蘭性德納蘭性德(1655-1685),滿族人,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是清代最為著名的詞人之一。他的詩詞不但在清代詞壇享有很高的聲譽,在整個中國文學史上,也以“納蘭詞”在詞壇占有光采奪目的一席之地。他生活於滿漢融合的時期,其貴族家庭之興衰具有關聯於王朝國事的典型性。他雖侍從帝王,卻向往平淡的經曆。這一特殊的生活環境與背景,加之他個人的超逸才華,使其詩詞的創作呈現獨特的個性特征和鮮明的藝術風格。流傳至今的“人生若隻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這一富於意境的佳作,是其眾多的代表作之一。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納蘭性德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