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魏晋詩人 > 陳琳的诗 > 飲馬長城窟行

《飲馬長城窟行》

年代: 魏晉 作者: 陳琳
飲馬長城窟,
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
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
舉築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
何能怫鬱築長城。
長城何連連,
連連三千裡。
邊城多健少,
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
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
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
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
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
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
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發行事君,
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
賤妾何能久自全?
分类标签:愛情詩

作品赏析

秦王朝驅使千萬名役卒修築萬裡長城,殘酷而無節製,使無數民眾被折磨至死。這段曆史,曾激起後代許多詩人的憤怒和感傷。而直接摹寫長城造成民間痛苦的詩篇,陳琳這一首,就現存的作品來說,要算是最早的。

酈道元《水經注》說“餘至長城,其下有泉窟,可飲馬,古詩《飲馬長城窟行》,信不虛也。”詩的首句著題,也可以說點出環境特征,第二句以“水寒傷馬骨”,渲染邊地苦寒,則難以久留的思歸之心已在言外。這個開頭既簡捷又含蓄。下文便是蘊含之意的坦露,一位役卒終於忍無可忍地對監管修築長城的官吏說:到了服役期滿,請千萬不要延誤我們太原役卒的歸期。從這個請求中,可以看出其歸心之切,也透露了“稽留”乃往日常有之事,甚至眼前已經看到又將“稽留”的跡象,若不如此,豈敢憑空道來。所以鐘惺“怨甚”(《古詩歸》二字評這句話,是很能發掘這話中之話的。。官吏回答說:官府的事自有期限,舉起手中的夯和著號子快乾吧!一派官腔,也是話中有話。隻此兩句,氣焰、嘴臉,如在眼前。那役卒看此情景,聽此言語,也憤憤地回敬了兩句:男子漢寧可刀來劍去戰死疆場,怎能這樣窩窩囊囊,遙遙無期地做苦役呢!以上“三層往複之辭,第一層用明點,下二層皆用暗遞,為久築難歸立案,文勢一頓”(張蔭嘉《古詩賞析》)。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裡”。如此“官作”,何時竣工?再加上如此官吏,更是歸期無望。也正因這樣,才造成“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古時凡婦人獨居者,皆可稱“寡婦”。兩個“多”字,強調地概括了廣大人民的苦難境遇。這四句詩,不脫不粘,似是劇中的“旁白”,巧妙地將希望轉至絕望,由個彆推向一般,由“健少”而連及“內舍”,從而大大地開拓了作品反映的生活麵。這對於了解人物的思想活動,乃其所產生的現實基礎,對於勾連上下內容,都是很重要的。

“作書與內舍”,便是上述思想的延伸。“便嫁”三句,是那位役卒的寄書之辭。首先勸其“嫁”,而後交代她好好侍奉新的公婆,這無疑是希望她能得到新的融洽的家庭生活,最後還懇求她能常常念起往日丈夫(即役卒自己)。第一句,明確果斷;二三兩句,又從另一個側麵顯示出其善良的心地,與難忘的情愛。這矛盾的語言藏著歸期無日、必死邊地的絕望。藏而不露,亦是為了體貼對方。“書”中三句,第一句為主,後兩句則是以此為前提而生發出來的。所以妻子”報書往邊地“,便抓住主旨,直指丈夫出言粗俗無理,“今”字暗示往日不曾如此。語嗔情堅,其心自見,一語道儘,餘皆無須贅言。“身在”六句,上役卒再次寄書,就自己的“出語”,與妻子的指責,作進一步解釋。頭兩句說自己身在禍難之中,為什麼還要留住彆人家的子女(指其妻)受苦呢?接著四句是化用秦時民歌――“生男慎勿舉(養育),生女哺(喂食)用脯(乾肉)。不見長城下,屍骸相支拄”。其用意是以群體的命運,暗示自己的“禍難”,自己的結局。因此,前言雖“鄙”,亦出無奈,其情之苦,其心之善,郭不可察,何況其妻呢!妻子也確實理解了,感動了,這從再次報書中可以看出。她說:我自從與你成婚,隨後你就服役邊地,這種日子當然令人失望怨恨,但是,情願相連,兩地一心,這始終不變的。如今明知你在邊地受苦,我又豈能久於人間!雖己以死相許,但對丈夫的結局終不忍直言,隻以“苦”字代之,既回腸九曲,又言辭得體。

本詩采取了點麵結合、以點為主的手法,詩中既有廣闊的圖景,更有具體細膩的描繪,兩者相互引發,概括而深刻地反映了“築怨興徭九千裡”,所釀成的社會的和家庭的悲劇,顯示了作者駕禦題材的能力。詩中人物的思想活動,均以對話的手法逐步展開,而對話的形式又巧於變化,這一點是深得前人稱讚的。譚元春說:“問答時藏時露,渡關不覺為妙”(《古詩歸》)。沈德潛說:“無問答之痕,而神理井然”(《古詩源》)。不僅如此,語言也很有特色,役卒對差吏的剛毅、憤慨之詞,和對妻子那種恩愛難斷、又不得不斷的寄語,都表現了感情的複雜性,和性格的豐富性;妻子那一番委婉纏綿而又斬釘截鐵的話語,則寫出了她純潔堅貞的深情;就是那差吏不多的兩句話,也活畫出其可憎的麵目。如此“奇作”的出現,除了作者的才華與技巧之外,似乎還應該指出,它與詩人對當時連年戰亂、“人民死喪略儘”的現實的了解,對人民命運的同情與關注是密不可分的。如果可以這樣說的話,那麼本詩的現實意義,也是不可忽略的。 (趙其鈞)
----引自"國學網站"[url=http://www.guoxue.com]http://www.guoxue.com[/url]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陳琳简介

陳琳 陳琳(?-217),字孔璋,廣陵射陽(今江蘇寶應)人。東漢末年著名文學家,“建安七子”之一。   生年無確考,惟知在“建安七子”中比較年長,  建安七子之一·陳琳約與孔融相當。漢靈帝末年,任大將軍何進主簿。何進為誅宦官而召四方邊將入京城洛陽,陳琳曾諫阻,但何進不納,終於事敗被殺。董卓肆虐洛陽,陳琳避難至冀州,入袁紹幕。袁紹使之典文章,軍中文書,多出其手。最著名的是《為袁紹檄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陳琳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