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預覽(按enter鍵查看全詩)
手機訪問:ftm.shicimingju.com 切换至简体版 取消固定
首頁 > 詩詞查詢 > 唐代詩人 > 杜荀鶴的诗 > 小鬆

《小鬆》

年代: 作者: 杜荀鶴
自小刺頭深草裡,而今漸覺出蓬蒿。
時人不識淩雲木,直待淩雲始道高。
分类标签:勵誌詩 哲理詩

作品赏析

【注釋】:
  這首小詩借鬆寫人,托物諷喻,寓意深長。

  鬆,樹木中的英雄、勇士。數九寒天,百草枯萎,萬木凋零,而它卻蒼翠淩雲,頂風抗雪,泰然自若。然而淩雲巨鬆是由剛出土的小鬆成長起來的。小鬆雖小,即已顯露出必將“淩雲”的苗頭。《小鬆》前兩句,生動地刻畫出這一特點。

  “自小刺頭深草裡”──小鬆剛出土,的確小得可憐,路邊野草都比它高,以至被掩冇在“深草裡”。但它雖小而並不弱,在“深草”的包圍中,它不低頭,而是“刺頭”──那長滿鬆針的頭,又直又硬,一個勁地向上衝刺,銳不可當。那些弱不禁風的小草是不能和它相匹敵的。“刺頭”的“刺”,一字千鈞,不但準確地勾勒出小鬆外形的特點,而且把小鬆堅強不屈的性格、勇敢戰鬥的精神,活脫脫地勾畫出來了。一個“刺”字,顯示出小鬆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它的“小”,隻是暫時的,相對的,隨著時間的推進,它必然由小轉大。不是麼?──

  “而今漸覺出蓬蒿。”蓬蒿,即蓬草、蒿草,草類中長得較高者。小鬆原先被百草踩在腳底下,可現在它已超出蓬蒿的高度;其他的草當然更不在話下。這個“出”字用得精當,不僅顯示了小鬆由小轉大、發展變化的情景,而且在結構上也起了承前啟後的作用:“出”是“刺”的必然結果,也是未來“淩雲”的先兆。事物發展總是循序漸進,不可能一步登天,故小鬆從“刺頭深草裡”到“出蓬蒿”,隻能“漸覺”。“漸覺”說得既有分寸,又很含蓄。是誰“漸覺”的呢?隻有關心、愛護小鬆的人,時時觀察、比較,才能“漸覺”;至於那些不關心小鬆成長的人,視而不見,哪能談得上“漸覺”呢?故作者筆鋒一轉,發出深深的慨歎:

  “時人不識淩雲木,直待淩雲始道高。”

  這裡連說兩個“淩雲”,前一個指小鬆,後一個指大鬆。大鬆“淩雲”,已成事實,稱讚它高,並不說明有眼力,也無多大意義。小鬆尚幼小,和小草一樣貌不驚人,如能識彆出它就是“淩雲木”,而加以愛護、培養,那才是有識見,才有意義。然而時俗之人所缺少的正是這個“識”字,故詩人感歎道:眼光短淺的“時人”,是不會把小鬆看成是棟梁之材的,有多少小鬆,由於“時人不識”,而被摧殘、被砍殺啊!這些小鬆,和韓愈筆下“駢死於槽櫪之間”的千裡馬,不是遭到同樣悲慘的命運嗎?

  杜荀鶴出身寒微,雖然年青時就才華畢露,但由於“帝裡無相識”(《辭九江李郎中入關》),以至屢試不中,報國無門,一生潦倒。埋冇深草裡的“小鬆”,不也正是詩人的自我寫照?

  由於詩人觀察敏銳,體驗深切,詩中對小鬆的描寫,精煉傳神;描寫和議論,詩情和哲理,幽默和嚴肅,在這首詩中得到有機的統一,字裡行間,充滿理趣,耐人尋味。

  (何慶善)
本站部分賞析內容來自網絡或網友提供,旨在弘揚中華文化,僅用於學習交流,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無法考證,如侵犯您的合法權益,請及時通知我們,郵箱:service@shicimingju.com

杜荀鶴简介

杜荀鶴 杜荀鶴(846~904),唐代詩人,字彥之,號九華山人,漢族,唐池州石埭(今安徽石台)人。出身寒微。曾數次上長安應考,不第還山。當黃巢起義軍席卷山東、河南一帶時,他又從長安回家。從此“一入煙蘿十五年”(《亂後出山逢高員外》),過著“文章甘世薄,耕種喜山肥”(《亂後山中作》)的生活。後遊大梁(今河南開封),獻《時世行》10首於朱溫,希望他省徭役,薄賦斂,不合溫意。他旅寄僧寺中,朱溫部下敬翔,勸說他查看全部

查看全部杜荀鶴的其他作品